给你一片天空 – 寒笙

  • 标签:
  • 浏览: 1415
  • 评论: 0
  • 发表时间: 2017-07-27

 

“我真的很喜欢她,你能帮帮我吗,哥?”这是我那木讷的弟弟第一次说出喜欢某个人的话。

我的几个朋友听到他对我说的话都吃惊的张大了嘴。

有人认为这小子是“顿悟”了;也有人认为他情窦初开,到了尝试青苹果的时代。当我知道的他说的是真事,而不是开玩笑时,也着实吓了一跳。

先说说我这个憨厚的弟弟吧。他姓陈名真,但却没有那个“陈真”那么会打。怎么说呢,在我的眼里从小到大他孱弱的外表下一直都藏着一个不服的心。

小的时候我与他疯玩儿过。直到父母将我从大山深处带到发达的都市以后,我们才少了联系。

之后好些年,我们基本上也就不联系了,我因为在城市里不免接触了所谓书生的酸腐味道,然而陈真依然保存那份淳朴气息。正因如此在高中再相聚的时候他难免与我有些思想不统一,也是我太浮夸了。

陈真因为分数刚好过学校的录取分数线,被迫随同我开始在艺术班打拼自己的大学梦。全班同学一共没有多少个,我和陈真还有我现在的几个损友是为数不多的男性劳动力。因而在这样的一个集体里你会明显有阴盛阳衰的感觉。

陈真也便在万花丛中寻得一处僻静的角落。他不善言谈,也就很难交到几个可以交心的朋友。说来巧合,陈真却意外的认识了一个与他一样不爱说话的女孩儿。

说实话,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认识。不管怎样,陈真的故事却就此开始了。

这个女孩儿叫康涵,是个典型的小家碧玉。小巧玲珑的她给我最初的也是印象最深的就是她那类似童声的嗓音,让我这个久经情场的战将听了都心痒不已。

但我很主观的知道,她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也只是让我感到惊讶,之后一切也都很普通了。她是我的同学,我是她的同学。仅此而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班级里就有人传谣言,说陈真与康涵有这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但这种低智商的谣言在班级里猴精猴精的同学面前,最多也就算是茶余饭后的小点心而已。就连康涵自己也只是一笑而过。

本以为时间久了,谣言也就没了散了,然而在这个节骨眼上,陈真悄悄在QQ上给我发消息,这才告诉我一个惊天秘密,惊的我虽然是在陈真的上铺但却有些坐立不安。我本以为是陈真之前是开玩笑没想到竟然……

陈真警惕的踢了踢床栏杆示意我不要张扬。我缓缓的躺下,虽然很惊讶但我也是想帮助他的,至少让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是积德不是。一觉醒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而我心里却不知怎的买下了一粒种子,自己也道不明的种子。

暗恋永远要比直接表达痛苦的多,暗恋的人需要忍耐各种各样的压力与痛苦。也许你有机会能跟你暗恋的对象有某些接触,某些心灵上的触及,然而那触及不到的,永远是隐忍不发的无奈。

陈真自从那之后开始了煎熬的暗恋生活。每天清晨他都会早早的起床,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洗漱,跨着坚实的步伐走向班级。而我们其他人却还在被窝里做着美梦。

如果一次两次的在早上将我们吵醒也就罢了,便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慢慢的我却发现陈真根本没有下来的意思。无论寒冬的大雪,还是倾盆的大雨,都挡不住他早起的行为。这让包括我在内宿舍里的所有人,都加入了反对他早起的队伍里,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起这么早。

“为什么起那么早?难道你不想让我们睡觉吗?”宿舍的几个歪瓜裂枣集体进行“批斗陈真早起大会”。

“我可以轻轻的,不打搅你们睡觉的。”陈真期盼的眼神看着我们一个紧绷着脸。

“别特么说了!再轻老子也会醒!”暴脾气的蚕哥忍受不了的捶着床板子。

“那好吧。”陈真没有多说。他没有反抗,但我却在他的眼神中看见些许的不舍。

大家本来还想借着批斗大会的机会对陈真训话呢,但是却因陈真突如其来的做法彻底没有了再训下去的意思。既然如此,焉有不睡的道理?不过一刻钟,鼾声便以回荡在安静的宿舍里。

第二天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本以为今天陈真出息了,没有打扰,所以我才睡的甚是安稳。但是外面未免今天也太安静了吧,就连走廊里的嘈杂声都没有了。

几乎全宿舍的人都敏锐的发展了这反常的情况。三秒钟的集体沉默后,一个接着一个的狂啸。

“我靠!!我们迟到了!!”

当我急匆匆的下床洗漱的时候,却发现在我下床的陈真已经不知所踪了。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反对过陈真早起……

陈真好似赢得了真理,再也不用顾及我们的感受,早起也是越发地张狂。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久。直到一次几个舍友在一起喝酒畅叙幽情的时候,不胜酒力的陈真难忍心中的压抑,极力的解释着他与康涵的关系。虽然陈真在解释,但他却真的喝醉了,醉的很彻底。

深夜的马路,我们几个相互扶持着,喝的一滩烂泥。我们狂吼着一些不知名的话。

突然陈真,挣脱开蚕哥的手臂,站在十字路口的路灯下。我们以为他要吐,也便没有上前阻拦。过了一会儿,我慢慢走近陈真,才发现他在悄悄的抽泣,手中拿着的小皱皱巴巴的小本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我看了一会儿,便不再说话。最后当我们都看过了,也都不再说什么,只是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经过那一夜,陈真终于决定要拼一次。

陈真追女孩儿的方式很特别。他以教她数学题的理由接近康涵。可怜了这个同样天真无邪的女孩儿,也就只理解到这儿。

陈真不断的教她各种各样的题,康涵欣然接受。我们几个猛然发现再这样发展下去,不是康涵做了学霸,就是陈真成了可恶的数学老师。

我们努力告诉理解能力不是很强的陈真不要天天说些可恶的数理化公式,哪怕说说怎么恶搞数学老师之类的也好过说那些公式。陈真木讷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教康涵数学题。瞬间我们有种去死的感觉。

一个学期后,陈真如愿以偿的去了理科班,而康涵也就成了学霸!

多么坑爹的结果,陈真却很高兴。他离开了班级,不再拿着画板画抽象画,但是每天还是会给康涵讲难解的数学题。

有人开始追康涵了,陈真依旧隐忍着。

我提议让陈真尝试着表白,陈真却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康涵在我的提醒下也终于知道了陈真的意思。不管怎样,一切也算走上了正轨。

陈真又是一次的一醉方休,不省人事是康涵要走的前一天晚上。康涵因故要到南方上学,也许离开也就是再难相见,几个朋友撞杯哼唱着《难忘的岁月》。

陈真沾酒必醉,我却纠结的看着陈真。其实不管结果如何,他应该表白的。

直到临近尾声,陈真一直没有说话。

蚕哥和二宝实在不想看见陈真就这样窝窝囊囊的不吱声,忍不住要在酒席上一吐为快,却被老谋深算的葛子阻止了。

我们推搡着走在熟悉不过的马路,友情万岁!几乎所有人都醉成一滩烂泥。

待到我醒来,却发现陈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揉了揉痛痛的太阳穴,翻起陈真总爱带在身边的那个小本来。我略略看了看那密密麻麻的字,“给你一片蓝天”是陈真写的最多的一句话。后来我总会想,当一个男人能为一个女人写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女人看了会是什么感受?或者如果他俩真的在一起?又会怎样?

那天陈真去送了康涵。他们彼此说了什么我不得而知,只是陈真从那之后没有再提过康涵。陈真的涟漪只是微微的起了一次波澜,便再次归为平静。

如果陈真不去别的班级,他们会在一起吗?或者陈真来一次浪漫的表白,再或者陈真把那个本子给她看。至少证明,他爱了,他痛了。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但这些也都是如果,陈真的路还很长。但是我却不敢肯定,会不会再有一个会让他肯给予一片蓝天的女孩出现,或许会吧。

“给你一片蓝天,累了,这里就是你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