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小组的垃圾桶

M小姐又失恋了。

距离上次失恋已经过了5周,还是6周,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部门的领导又不负众望的换了一任,领导换新的速度差不多已经追上了M小姐换男友的速度。

M小姐是个挺雷厉风行的人,雷厉风行的人大都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感情一断就很难再粘起来,这点就不如南方姑娘的温婉来的好,听说南方姑娘失恋差不多是要藕断丝连连连连个几遍才甘心,虽然最后的结果也多半是要伤的又恨又透才放的了手,但起码死的心灰意冷。同是南方姑娘的M小姐就不一样了,因为性子里的雷厉风行,一冲动就要断个彻底,本想赌个气甩甩手,奈何对方非是不解风情,结果等回过头想追回发现人家已经有了新欢,落得一个只恨不能自毁双臂的下场。

本来想早点写写M小姐,因为任何事情都有保质期,谁知道晒在太阳下的罐头哪天会过期呢。可是久未动笔总觉得写点什么都满是娇情,后来想想如果你不去表演,不去刻意写点什么给别人看,其实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新识的姑娘总觉得满脸都是故事,过了一段时间光芒就慢慢散去,成个人群里辨不出的仁,想来也是个极其残忍的真相。

M小姐讲过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理论——不要在垃圾桶里找男朋友。

她可真的可以出一本书,好好讲讲她这一身“猎艳”的本领是如何练成的,男友的质量高到惊人。拒我所知M小姐的前任男友,一个温州的高富帅,家里跟随新时代的脚步在全国各地买了N套房,还有几个厂子,人家小男朋友上班就是体验生活,标准的月光族,工资都拿来投资自己培养兴趣这多好啊,万一哪天绩效被打C就得滚回去继承万恶资本主义的父业,哪像我们这么要死要活上个班非得跟上坟似的,俩人到了见家长的一步,结果人家里不同意娶温州外的姑娘,这前任多半是个妈宝男,对家里言听计从开始慢慢疏远M小姐,不过想想也是,谁家里存着万恶资本主义的根,想来也都是可以妈宝男的,M姑娘一气之下提分手,结果对方爽快答应立马几个月就换了新人,可真是惊坏了众人,最后落得M小姐连声叹气叫苦不迭。

再前一任呢,开奥迪A系的海归男,据说回国后根本不去工作,没事就健身练的一身强壮的胸肌,俩人在一起活脱脱玩了大半年之后,因为海归男喜欢健身就跑去开了个健身房,我等底层人民群众连连拍手摇头,大呼绝妙。

M小姐大概是真的想谈恋爱了,最近已经经历了蚂蚁厂男,菊厂男,猪厂男等等,且已经疯狂到部门新入职的同事,发了welcome邮件的,公的,她都想办法去搭了话,开启一段始于邮件终于颜值的关系,公司的诺大餐厅俨然成了M小姐的练兵场,没事就拉上个新来的小伙子吃个饭,忙的可是不亦乐乎。

M小姐就像这个浮躁的世界,疯狂的想要抓住点什么,却总是拿到个失落的稻草,就像杭州的摇号,满心欢心的去摇号,结果总是永远都摇不到的房子,摇不到的号牌,摇不到的幼儿园,摇不到的男朋友。。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毕竟M小姐只是差一个男友而已。

版权声明:
作者:如无特殊说明,均为安生所写
链接:https://www.yunup.net/essay/869.html
来源:云上 - 风起时寻回自己
文章版权归原本站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分享请标明引用来源)。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