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文/沫籽攸

“我决定了,要跟她表白。”

“哦。”

两天过去了,他们的聊天记录始终停留在这里。阿一再也没有联系她。

联系她干什么?告诉她结果?那么,自己是想要他成功还是失败呢?

手机屏幕暗了下来,柠檬依旧失神地看着它。对面铺位女孩的声音被轰隆隆的火车声掩盖。过了很久,柠檬才反应过来对方在问自己。

柠檬一脸歉意,抬头对对方笑笑:“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事。你说什么?”

女孩也不介意,重复一遍问题:“一个人?是去旅游?”

“是……也不是……”柠檬这才发觉自己竟然会这么疯狂地只身一人坐上前往北京的火车。

其实,她以前也计划过要去北京,但很少出省的她不敢一人上路,这件事便一直搁置着。这次她提前见习完,使得到来的见习周成了假期。收到阿一的消息,她赌气地没有主动联系他,毅然前往他生活了三年的城市。

是的,柠檬喜欢阿一。

曾经阿一委婉地表示自己是把她当妹妹看待的。之后,他渐渐地拉开了与她的距离,不再亲密。

她一直没有放下,但她不会再告白,因为她实在没有勇气面对他第二次的拒绝。或许,这刚好是一个机会,让她对这份初恋做个了结,踏上新的旅程。

列车播报即将到达终点站的消息,柠檬点开微信,发现阿一依旧没有联系她。她退出微信,不再等待他的消息。

多少有些自欺欺人吧。

火车到达北京北站的时候还是清晨,预定的青年旅馆还无法入住,柠檬寄存行李后来到附近的护国寺街。她走进一家小吃店,里面人满为患,耳畔充斥着叫卖声。

柠檬望着餐牌,不知道点什么,但心里一直念叨阿一那时极力推荐的豆汁,不小心嘴里念了出来。旁边的阿姨看出她是外地来的,建议道:“小姑娘,豆汁你应该吃不习惯,这是‘老北京’才点的。”

柠檬笑笑,等阿姨离开后仍点了豆汁。她用勺子喝了一口,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自言自语地说:“真的好像泔水啊!”

汁水带着微微的馊味儿。果然,生于南方的她并不习惯这种口味。之前阿一跟她说时,她还以为他夸大了。

毫无计划的结果是,当柠檬来到故宫时,才发现今天是闭馆日。柠檬环顾四周,看到不远处耸立的白色高塔。

北海公园!

今天是难得的大晴天,蓝天白云,站在堤岸旁,风将柠檬的头发吹得凌乱。她哼起了《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曲调,哼着哼着不禁有些失落。

也是在那天,柠檬听说阿一去了北海公园,打电话给他。结果听到的是阿一嘶哑的声音。柠檬有些心疼,他熬夜还去吹风!

阿一感冒了。

身处异地,柠檬也只能干着急。最后,她不放心阿一,就找了和他同校的女同学,帮忙买了药和蔬菜粥送到他宿舍。

好像也是那时起,他们的关系再次疏远了……

他们是青梅竹马,或许因为这个,阿一一直把她当妹妹。但她知道自己对他的情感并不是兄妹情。在高一他委婉拒绝她后,两人的关系不复从前。他远赴北京上大学,而她去了广州,一南一北,再无联系。

在微信开始流行后,她主动联系他,还编造了她有男朋友的谎言以撇开之前的尴尬。之后,她听他讲在北京的见闻,一起感叹过去的时光。

再次疏远是在阿一告诉她,他有了喜欢的人的时候。她胡乱地想,莫不是那位帮了她的同学。

果然远水救不了近火,她依旧输给了距离。无论从前,还是现在。

说起北海和景山,游客更多地喜欢游玩北海,柠檬反而喜欢景山。

其实景山并不大,开门即见山,绕着山下面走一圈便逛完了。

柠檬走到一块石碑下,仰头看着石碑上的字还有它旁边树枝向外拐出的歪了脖子的槐树。她的旁边站着一对母女,母亲低声跟女儿说:“这棵树是被冤枉的……”

碑上写着“明思宗殉国处”,传说,山河破败之时,崇祯皇帝自缢于槐树下,有段时间这树也被称为“罪槐”。

的确挺冤枉的,柠檬莫名觉得很伤感。

曾经熟悉的两人,却因“她喜欢他”便疏远,连朋友都不是了。

回到入口处,柠檬随着人流爬山,十几分钟就到达山顶。她站在山顶的亭子里,一眼便能眺望整个北京。

那些她知道的、不知道的景点或高楼便环绕在它的四周,铺展开来。原来,北京便是这样子的。

很多人抱着自己的梦想来到这个城市,遇到各种挫折。有人留下了,有人却离开了……

柠檬在背包里翻找相机,想把这里的景色拍下来,无意中发现手机竟然关机了。她怕父母找她,急忙按了开机键,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的短信提示声:十几个未接来电,七八条短信都是来自于同个号码——阿一。

她心下一跳,还没来得及查看短信,手机就响了起来。深吸一口气,柠檬按了通话键:“阿一。”

对方明显松了一口气,继而爆发更大的怒火:“你手机为什么整天关机?你不知道打不通电话别人会担心吗?”

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我?你不知道给了我希望再把它打碎会让我多绝望吗?眼泪慢慢地在眼眶聚集,柠檬觉得她一出声便会泄漏自己的情绪。

没有听到她的回应,阿一的语气变得急切:“说话!柠檬,你怎么了?”

柠檬稳住情绪,但声音依旧有些哽咽:“让你担心了,我没事,只是手机自动关机了。”

他听出不对劲。“你哭了?你在哪里?”

“阿一,景山这么矮的山真的可以眺望北京。”

“你在北京?!”

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决定狠下心,让自己早点清醒、放弃。“你找我有什么事?告白成功了?”

对方一阵沉默,柠檬还以为信号不好,“喂”了几声都没有反应。在她想挂掉电话时,却听到他似是梦呓般的话语:“我喜欢你,柠檬。”

后海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璀璨,各式各样的酒吧散落其中。

当柠檬想走进其中一家酒吧时,却被阿一拉着走进了隔壁的甜品店。他们两人从见面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

柠檬首先打破沉寂,直视坐在对面的阿一说:“你刚才是开玩笑的吧?”

她已经期待太久了,久到现在不敢奢求他喜欢她。他如果喜欢她的话,又何必等到现在?

阿一难得露出了一丝苦笑,觉得自己还真是自作自受了。“柠檬,我是说真的。以前我对你并没有感觉,可后来又变得不一样。当你说交了男朋友后,我心里没有松了一口气,反而怎么也说不出恭喜来。”

“这难道不是嫉妒吗?”听到这里,她觉得本来还存着的期待荡然无存。

“我本来也是这么告诫自己的,想要离你远点,可还是忍不住想要了解你的近况。还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你让你的老同学送药给我的事吗?你同学还真厉害,把我骂得狗血淋头,说我不喜欢你就不要吊着你什么的……”

虽然他都这么说了,但柠檬还是觉得不甘心。凭什么一直都是自己默默等待,只要他回头了,她还一直都在。

“所以你很高兴吧,你就笃定我还会等你。”柠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给阿一好脸色,像是要为曾经的自己讨回公道,不断地逼问他。

阿一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轻声说:“傻瓜,如果我笃定的话,就不用纠结那么久才决定告诉你。我只是很想见到你,本来那天我要飞去广州找你,可有个项目分配下来不得不缓一下,没想到你却来了,我真的好高兴。”

就这样吧,柠檬对自己说。不必再对过往耿耿于怀,把握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好。”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柠檬知道阿一会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结果真实的状况是阿一的愣了一会儿才反映过来,笑着道:“那我们走吧,你还没有好好逛逛这里吧。”说着拉起她,紧紧握住她的手,往门外走去。

(本文审稿编辑:素衣墨梅)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