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睡在电影里… – 许艾城

  • 标签:
  • 浏览: 4763
  • 评论: 0
  • 发表时间: 2016-02-29

文/许艾城

2014年年底我请你看了一场电影,是周星驰的大话西游。
这部原本无厘头的电影我们却看得十分伤感,你偷偷抹着眼泪看着周遭的观众都笑得人仰马翻,我默不作声地面对电影斜视着你的侧脸,这些年的往事翻江倒海般涌出来。
电影还是当年的电影,我们却随着时间变了模样。
依稀记得认识你的时候是2003年,“非典”全国爆发。整个学校都弥漫在消毒水的味道中,还是阻止不了疑似病例的产生。四月份全校报了二十九名疑似病例,那时候“非典”还没有被报道的那么恐怖,这二十九名学生中离家近的都休假回家了,还剩五名同学被暂时“隔离”在校医务室。其中就有你和我。
说是隔离其实只是不让出医务室,包括你我在内的五个同学实在闷得发慌,就偷偷弄了两副扑克牌在医务室玩。刚开始你并不参与,只是在一旁看着。我跟你同学一组,因为技术不好总是被罚,如此数次,你实在看不下去了,把我轰到一旁亲自上阵。果然一上来你和你同学就连赢了几把。
第二天我们五个就被前来视察的领导逮个正着。在升旗仪式上我和你以“主犯”身份分别朗读了一篇千字检讨。
但那时,我们只算得上认识,真正的相熟却是在很久以后了。
高二下学期分班考试结束后学校给我们放了半天假,我鬼使神差地买了一张周星驰大话西游的电影票。那天去看这场电影的人不算多,电影开始放映时有人猫着身子坐到我身旁来,起初我没怎么在意,听到笑声后才发觉竟然是你。
你也认出是我,小声地询问我是不是也喜欢周星驰,我腼腆地点了点头说,是啊。
电影里紫霞仙子的宝剑离至尊宝的喉咙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那把剑的女主人彻底地爱上了至尊宝,因为至尊宝说的一个谎话。
他说:你应该这么做,我也应该死。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当至尊宝对紫霞说出这段经典台词的时候,你也跟着小声地念了起来,念到最后暮然落下了眼泪。
后来有一次你跟我说,其实朱茵是真的爱周星驰的,你看她的眼睛就知道了。
分班后,我们被分在了同一个班级,因为都喜欢周星驰的缘故,快速地熟络起来,随即发现我们有许多相同的喜好,一样喜欢听刘德华的老歌,喜欢看张爱玲的小说,喜欢收集明信片……
如果非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我们,我觉得用“相见恨晚”一点都不为过。
可能是因为我和你都严重偏科的关系,老班把我们俩编成了同桌,然而我们却没有像老班预想的那样互补学习,而是上课时极尽地理优势地开着小差,各科老师从怒视到呵斥,都没能让我俩管住嘴巴。结果有一次上课被班主任当场逮到,把我们叫到办公室狠狠训斥了一顿。
自那次后我们也学乖了,开始拿作业本像小纸条那样传递,等到毕业竟写完了十多个作业本,就连我对你告白都是写在作业本上的。
那天地理课上你突然在作业本上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在那句话的下面郑重地写下五个字:像你一样的。
你很快把作业本传了回来,我看到你在后面回了一句:这算是表白嘛。还把我那句话画了着重号。
我回了一个嗯字,觉得不妥,又在下面加上一句:我喜欢你,真真的。
把作业本塞给你我立马正襟危坐,直视黑板,心里却像有拨浪鼓在敲一样。
听到你轻轻地笑了两声,一会儿又把作业本塞回给我。
你写:也太草率了吧,要是能有一束花那还可以考虑考虑。
我偷偷瞄了你一下,你假装若无其事地看着黑板,好像很认真地在听课一般。
那天下午你的课桌里多了一束纸折的百合花,和一封用花边信纸写的信。
下午上课前我才慢悠悠地走进教室,抬眼触碰到你把几支纸折百合花插到了笔筒里,看到我后眉眼弯弯地笑。
我低下头回到座位,看到平日里我们用来传递信息的作业本四平八稳地躺在课桌上,随手翻开看到新的页面上你用黑色的笔写着:花很好看,要是是真的就好了。
我把这句话反复看了几遍,又抬头看了看你,你也刚好向我看过来,一脸赤诚天真。
我们就这样走到了一起。后来还约定考同一所大学,即使考不上也要去往同一座城市。
在之后不是同桌的日子里,我们越发依赖用作业本传递信息,内容更多的变成鼓励对方学习,要不就是“揭发”对方上课不听讲。
时间就如流转在你我之间的作业本,被文字慢慢爬满一点一点减少,悄无声息地迎来了高考。
高考前一天,许多同学在操场上放孔明灯,我俩也买了一个来放,颜色是你挑的。大红色,你说喜庆。
我们在灯面上写各自的心愿,我写的是:愿我能陪你看一辈子电影。
孔明灯在我们手中放飞,缓缓地上升,最后变成夜空里一颗看不见的星。我问你写了什么,你望着孔明灯消失的方向,笑着说,讲出来就不灵啦。
高考时我发挥失常,没能如约考上我俩说好的大学,家里人决定让我去县里复读中心再复读一年。
你考得特别好,被我俩约定中的大学录取,即将踏上我们向往的那座城市,开始你崭新的大学生活。
临行前我们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周星驰的大话西游。
电影放到尾声,观众缓缓离席,我紧紧地抱住你,强忍着眼泪不敢哭,我说,你一定要等我,要等我。
我从来没有像那一刻那般,痛恨自己无用,无力改变现实。
你轻轻地回抱我哽咽着说,好,我等你。
在复读中心的一年里,我每天都尽可能多地背课文做试卷,生怕时间不够用。
每个月我都给你写信,你亦按月给我回信,你在信中向我描述你的大学生活,你给我讲你的室友都很好相处,学校很大,食堂的饭菜比高中还难吃,教你们英语的老师是个美国人,学校隔壁的美食街有许多美味的小吃。
你说的越多我心里就越发难过,这些本该我陪着你一起去享受的美好时光,却变成了我们各自内心的煎熬。
次年高考我如愿以偿考到了你所在的城市,虽然不是同校却也离得不远,那些曾经我不曾参与过的风景,我不曾去过的地方,我不曾吃过的东西,以后都有你带着我一起。
我大二那年你说你的室友都在备战考研,你也想试试看,我轻抚着你的秀发温柔地说:你想做的事我都支持你。
那之后的日子里除了上课你都泡在图书馆,异常地勤奋用功,有时候我来看你,你都在图书馆温书,我便会会陪着你一起。
我大三那年你考研的结果出来了,虽然初试复试都过了,但却要被调剂到北京分院去。
知道结果后你询问我的意见,我虽舍不得你,却也不想你努力白费,我说你先去北京,我会尽快到北京去找你。
我俩像往昔分别一样去电影院看电影,只是那年找了很多家电影院,却没有一家放周星驰的大话西游。
最后我俩坐在一家电影院对面的咖啡屋里面喝咖啡。咖啡屋里飘荡着伤感的粤语歌,我俩都低着头搅动着面前的咖啡不说话。
还是你先打破了沉默:我去北京以后你也要快点来北京啊。
我微笑点头缓缓地说:等我。内心却被这旋律扰得纷乱。
大学一毕业我就去了北京,只是当时你已经在几个月前出国了。
我来只是想看看这里,看看这座让那个曾经看电影都红眼睛的姑娘最后冷冷说分手的城市是什么样子。
我们为什么会分手呢?
后来我想,也许是北京太大,大到你一个人容易走丢,而我只是一不小心没有跟上你的脚步,这一不小心却把你弄丢了好远好远。
走在北京你走过的街道上,耳畔传来熟悉的旋律,不远处的广告屏上陈奕迅唱到:明年今日别要再失眠,床褥都改变,如果有幸会面,或在同伴新婚的盛宴,徨徨地等待你出现,明年今日未见你一年,谁舍得改变·····
你去北京那年,我们在一间咖啡屋里喝咖啡,当时店里面也是放的这首明年今日,熟悉的歌声牵扯着我的内心,我想起那年你对我说的那句,我去北京以后你也要快点来北京啊。
现在我来了,你却走了。
2014年年底,你回国。
我去机场接你,你挽着男友的手臂向我款款走来,中指上的戒指分外刺眼。
你告诉我,你们要结婚了。
你婚礼的前一个周末我请你去看了一场电影,仍旧是周星驰的大话西游。
电影散场后,我把一束新鲜的百合花送到你怀里,你望着怀里的花有刹那间的恍惚,随即又望向我一脸风轻云淡地说:这部电影越看越能感受到星爷当年别具匠心,只是十七岁那年我喜欢的电影,二十七岁的时候已经不喜欢了。
我没有接你的话,只是问你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你摇摇头:还是不用了吧,我自己回去。
望着你远去的背影,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的某个午后,阳光暖暖的漫过街道,我们驻足在一家婚纱店门口,你忽然回头说: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当时你满眼的爱意在阳光里散发着光芒,我肯定地点头,以为那就是全世界。
如今你终于要嫁给你的盖世英雄了,只是,这个人不是我。
(本文审稿编辑:安子瑶、谜团团子Ju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