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石头有大海-半生眠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你,有石头,还有大海。

我梦见你一直在找我,然后就真的找到了。

我们终于在一起,满怀珍惜。

梦,果然都是反的……

–题记

Chapter 1【总会想起你,快乐或委屈】

下班路上经过一家水果店,人头攒动,简直无法忽视。似乎搬到这边来的两周,都没吃过水果了呢,捏捏钱包,我便也进去了。

挑了两只火龙果,付钱的时候才发现现金已然不够,店长姐姐看看我,说句可以扫码支付,便因为业务繁忙,把我的单子放到一边,直接下一位。

我一脸羞赧,急忙掏出手机付了钱。

突然一个小东西被匆匆地塞到我手里,“扫码支付的小礼品送给你。”

“谢谢。”

像是犯了尴尬症,我看也没看,赶紧往口袋里一丢,迅速拎起水果走了。

到住处才拿出来审视,居然是一对情侣钥匙扣……

店长,要是一早知道电子支付会送这样一个玩意儿,我宁可因为没有现金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你追杀也一定不会扫码的!我在内心咆哮着。

依稀记得,我有个约莫半年多没用过的钥匙扣,和手里的一模一样,而另一只在遥远的南方。

这一天,距离毕业已近一年。

 

Chapter 2 【神说,要有光,于是,我遇见你】

作为一个从北方偏僻小镇走出来的姑娘,刚到南方,第一次吃到火龙果这么好吃的水果时,俨然对生命生出了浓浓的感恩之情,负责接待我适应大学新生活的宋哲珄学长不幸被我涌出的眼泪吓了一大跳。

“小晚同学,你是饿哭了么?”宋哲珄忍不住问我。

“太好吃了,呜呜呜,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水果。”我弱声回应,顺手擦了擦嘴角残留的红色果汁。

“……”

抬头瞟了一眼,宋哲珄正憋着笑偷瞄我,可是他怎么笑得那么好看。我扶扶有点乱了节拍的心脏,强装镇定地大声抗议:

不许嘲笑我这匹来自北方的狼!

嗯嗯嗯,带你去看海啊。

好!

所有的小控诉就这样被瞬间融化,像圆满的宠溺,怎么能不让人脸红心跳呢。

 

宋哲珄是表哥中学时期的好兄弟,高中还没毕业便随着家人一起去了广东读书、定居。

得知我就读的大学天意般和宋哲珄一致,表哥就直接致电给他请求协助了,毕竟我可是一个打小就被家长捆绑至从没迈出过省界的悲催孩子啊,这一出省,那还得了?

借用表哥的话说就是,被镇压了五百年的猴子,终于放出来了,没个唐僧普渡铁定要掀翻蓝天大海。

于是,宋哲珄便成了那前来普渡我的唐僧。

电视里,唐僧素来都是以慈悲为怀,长着一张所有妖孽都想吃掉他的脸,有着一颗女儿国国王怎么都得不到的心,一念赴西,只因嘱托。

我震撼于这份嘱托,后来却也恨透了这份嘱托。

 

Chapter 3 【后来惊艳的所有美餐,都配不上你紧张的眉眼】

步入和以往十八年的生活完全不同的异地,涉世不深的我对新生活到处都充满着好奇,整天活力满满地东奔西跑,恨不得一个月就融入到这座南方城市的身体中去。宋哲珄因着表哥的嘱托,不得不步步紧跟,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要接到我的病危通知书。

我总直呼宋哲珄的名字,一开始他还会抗议,“要叫学长”,后来演变成“要叫哥哥”,再后来便听之任之了。我喜欢喊他名字时候的舌尖上扬,心情都能跟着明媚起来。当然,我还是更喜欢看宋哲珄对我笑,他的笑太有魔力,就像全世界的花都在我面前争先恐后地怒放,怎么能让人不着迷。

宋哲珄却最喜欢叫我阿晚,只在生气时才会极稀罕的叫我全名,不过每次都收效甚微,毕竟我可是那刚放出来的孙悟空啊,“听话”这种属性距离我还是比较遥远的。

有次周末,我和宋哲珄一起去闻名已久的上下九步行街,刚到就被小吃遍地走的阵仗直接吸引,四处流连,一路上无数次被他的五指山扣上脑袋。

沈乐晚,你能不能好好走路,不要左右摇摆!

宋哲珄,你居然无视这些美食,你对得起它们存在的意义吗?

说完我便顾不得去接他翻出的大白眼,继续寻宝起来。

不到两个小时,已经吃了个肚子滚圆,坐在陶陶居的凳子上不想再挪动一步。

宋…宋…宋哲珄,去帮我买一盒健胃消食片……我……有点不太好了。

沈乐晚你是猪吗?

说完,宋哲珄就不见了,而我,也成功陷入了昏迷。

等到醒转,头顶已经是明晃晃的白炽灯,手背上插着冰凉的输液针头,一旁是不知道守在我身边多久了的宋哲珄。

他一脸紧张,眉头紧皱,小声地问,还疼么?

语气温柔到直接逼出我的眼泪,再也顾不上沦陷的是泥沼还是温泉。

 

然而这些美好画面的发生也丝毫不影响日后宋哲珄打电话向我表哥告状,“你知道你们家沈乐晚有多能吃吗?她居然能把自己吃到胃出血,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有这样的表妹!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吃货风波”过后,我和宋哲珄的关系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他对我的关心一度渗透到了一日三餐,不免令我想到了林妹妹和宝哥哥……

难道说真的是女生一娇弱,男生必投降?打好的小算盘赶紧放入囊中。不就是娇弱几次制造机会加深感情?这还不简单。我在心中狡黠一笑。

 

Chapter 4 【我见过最美的月亮和笑颜是,月在他身后,笑在他面眸】

意外永远比计划先来临。

五一放假,白天和室友逛了一天的街,回来的时候给宋哲珄打电话,他居然乖乖的在图书馆看了一天的书,心里掀起圈圈涟漪。

也许是那天的月色太美好,也许是世界给的气氛刚刚好,在看到从图书馆楼梯上款款而下的宋哲珄时,我心中打好的小算盘就全都乱了。

白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他脸上的笑容似乎比以往都要温柔。我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和每一拍心跳都在叫嚣着,沈乐晚快告诉他!你有多喜欢他!

 

宋哲珄的表情从温柔转换成惊讶再到面色苍白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情不自禁说出了表白的话。

他声音有点颤抖,又或许是我的记忆出了错。

“我明天给你答复。”

也许换做其他人,这句话的背后将蕴藏无数可能与转机。可于我和宋哲珄,我已清楚明白,他是给我下了死刑缓期。

 

Chapter 5【我偏要锈了的皇冠还不肯摘】

果然,后来许多天,宋哲珄都没找我,也没给我任何答复,除了每日例行的“记得好好吃饭”,让人无比抓狂。

直到意外等来表哥的电话。

我终于知道,宋哲珄关心我的一日三餐果然和表哥对他透露了我先天性胃肌发育不良有关。却怎么都没想到,还因为几年前宋哲珄的亲妹妹便是死于胃癌晚期,而那个女孩,刚巧和我一样年纪。

这可笑又可恶的命运!

“难怪宋哲珄会在老家读书读得好好的突然去广东啊。”我装作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和表哥说着,甚至还一派轻松地把玩着前额碎发。

“他家的关系比较复杂,宋哲珄的父亲当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赶出了家门,只留下小小的他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他妹妹是他父母在广东定居以后出生的。哲珄无力抗拒爷爷奶奶的严格要求,只能通过互寄照片和电话跟妹妹巩固亲情,虽然兄妹俩从没见过面,但血缘关系带来的天生亲近感是抹杀不了的。两个小孩一直期待着长大后能够有机会互相陪伴身边。谁都没想到,前几年他妹妹会意外去世,他爷爷奶奶也终于心软,允了他去他父母那儿。但有些遗憾却再也没办法弥补了……”

表哥支支吾吾,不忍心说下去,却阻止不了真相大白于电流的滋滋声中。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我的嗓子连发声都开始困难,

我知道了,谢谢表哥。我听见自己用颤抖且难听的声音说。

“乐晚,对不起……”

我沉默了几秒钟,缓缓挂断电话。

之后宋哲珄的短信我再也不敢看,任他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几近半年。而我至今也不明白,为何不大的校园里我和宋哲珄竟没完成过一次偶遇,当真这就是前人所说的缘分已尽?

 

Chapter 6【以后的路,我自己走】

最后一次见到宋哲珄,是他们年级组织拍毕业照。等了快两个小时,才等来他们班上的人徐徐而来。

我站在小角落放肆地看着人潮里的宋哲珄,目光灼热而贪婪,就像在沙漠中走了许久的人终于见到绿洲。

半年没见了,他变化真大。瘦了,黑了,头发也剪短了,看起来有一种颓废的帅气,让我不免生出错觉,这变化的原因中也许有我三分?也许我并不完全是个替代品?

也是这份错觉,给了我再次走到宋哲珄面前的勇气。

嗨。我收紧颤抖的每一寸肌肤和心跳,尽量做到语气平稳,大方优雅。

宋哲珄还没来得及给我回应,一个男生就跑过来搭上了他的肩,大概是室友,动作亲昵、语调熟稔,“哲珄,这位是谁啊?不介绍一下?”

“早就和你讲过的,我在学校的妹妹。”宋哲珄看着我,表情认真而复杂。

上一个害羞的表情还没结束,下一秒便如履冰霜。似乎是站在太阳底下太久了,被晒熟的皮肤居然打起了寒噤,我揉揉胳膊和冰凉的额头努力清醒,不再仰首望他。

喏,送你的毕业礼物,宋哲珄,毕业快乐。我伸出手摊开手心里小小的晶亮钥匙扣,恍惚中有声音从远方传来,他说,谢谢阿晚,对不起。

没关系……

 

几年后,在家和爸妈一起看电视。《伪装者》里面的胡歌正穿着好看的礼服从扶梯上缓缓而下,好看得像一幅画。下一秒我嘴角还没泛起微微笑,视线便只剩眼前一尺被泪光切割出来的千千万万个宋哲珄,温柔又美好。

我不敢眨眼,怕回到真实世界就又看不到你了……

 

后来许多年,我再没见过宋哲珄。

 

–后记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