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是拒绝了那个人 – 暮野

  • 标签:
  • 浏览: 2732
  • 评论: 0
  • 发表时间: 2016-07-01

盛夏爬山虎

cheaper 1

“叮——”

手机里传来的短信通知铃声在这烦躁的夏季显得更加刺耳,坐在对面的女生从参考书里抬头,递过来一个不满的眼神后又埋进书里。没有空调的自习室就像一只倒扣的碗,沉闷压抑。伍月慌张地转身从搁在椅架上的背包里掏出手机。透过提示栏里呈现的文字就知道来信人是纪辛辰。

他说下午三点在常青路的茶树林见面。

伍月无奈地叹了口气,不为别的,着实是这种看似亲密却远隔天涯的关系。

 

起初,伍月有次从微机室出来忘了关闭聊天软件,下了楼梯才想起来,又立马折回微机室,进了门发现刚才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一个陌生的男生。她走到距离男生不到三十厘米的地方,刚想开口。突然,只见男生半转过身体,她看见他细碎的刘海下弯成弧的眼睛,耳边传来一声似真似幻的“呦”。

这种情况下果然傻愣是最合适的状态。以至于接下来男生沉浸在自我世界里作着根本没有人在听的自我介绍,女生从原本的愣住直接石化。

 

cheaper 2 

一开始就了解到纪辛辰是那种自我意识爆棚的人,不是吗?所以,在后来的相处中逐渐习惯他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最后以命令式的口吻通知你,杀的你措手不及,你被迫取消自己的计划只因为他阐释得最煞有介事——

“因为你一旦沉浸在书本里就会忘了其他的事情,所以我来安排才没问题。”

“我在安排的时候考虑到了你的空闲时间,所以不会造成你什么困扰。”

“我对周边比较熟,有哪些好玩的好吃的店我都知道。”

被动相识的人注定翻不了身。这是伍月在与纪辛辰相处的“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总结出的定论。

 

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生长的爬山虎,此刻早已覆盖了整座文正楼。密密麻麻的藤蔓几乎看不清缝隙,更模糊了楼层表面原始的土灰,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生机的绿。

 

cheaper 3 

女生在离预定时间不到10分钟的时候到了店里,找了靠近里面的位置坐了下来。她从包里抽出一本便携的诗集等着男生的到来。

“呦,你先到了!”纪辛辰拖开椅子,对上伍月的抬起的脸:上扬的细眉、闪闪发光的瞳仁,扯起的嘴角两旁若隐若现的梨花窝和再向上被腮红粉饰的苹果肌。他几乎是垂直地弯下身子,就这么两手分开撑在桌角看向女生。

伍月被他看得有些羞涩,连忙移开视线。收起手里的书,慌乱地拿起搁在餐桌角上的菜单,心不在焉地翻着。间隙用余光偷量对面的男生,他还是直直地盯着自己,靠近前额的一缕碎发在有人走过掠起的风里左右摇摆。

伍月捂着嘴,不敢笑出声来,“你坐下吧,喝点什么?”

“可乐。”纪辛辰抽走女生挡在脸前的菜单,投射过来某种异样的眼神,几分玩味,几分欣赏。“我认识的伍月一直都那么可爱。怎么办,我很喜欢你呢!”

听到这话,伍月有些意外。因为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她不知道。虽然纪辛辰表现的很积极,很主动,但是“和我在一起吧”这种关键的字眼他从来都没说过。

所以现在,辛辰是在向她表白吗?

伍月像是被定住似的,无法动弹。虽然有时觉得辛辰很烦人,自己总得迁就着他,但私心来说,她并不讨厌他,甚至有些感激他。

由于每天都会泡在图书馆待得很晚,从图书馆到寝室的一路上又没有路灯。她一个人走总是会很害怕。可是认识纪辛辰后,他几乎每天提前十分钟在图书馆门前等着伍月出来,陪她一起走到宿舍楼前才回自己寝室。

看女生呆傻住了,纪辛辰一把抓起她放在胸前的手,用他此生至少是在伍月看来最自然稳定的声音说:“我真的喜欢你,伍月。在我眼里,一直觉得你是很了不起的人。不管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图书馆就能看一整天书的你,努力学习稳居全系前三的你,还是与人与事总是温柔善良的你,笑着面对一切的你。我,全都很喜欢。”

听到这里,伍月低下头,大脑好像一下子被放空。安静、爱笑、聪明、努力、爱读书的女生,辛辰说的是谁?

心脏像是被远处涨潮的海水扑打过的海岸一样,晕乎得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cheaper 4

在伍月看来,自己是再平凡不过了。虽然父母都是工薪阶层,但也没有到靠社保过日子的地步;虽然在学业上一直很用功,但也不是年级第一的常胜者;虽然希望可以不再用笑容来代替沉默,但也依旧是词不达意……这样的自己怎么能算“了不起”?

“我想,你也是喜欢我的吧。那么,我们交往吧!”男生以为,女生听到赞美自己的话会一边惊讶一边害羞地捂脸,嘴上说着讨厌其实心里却在窃喜。所以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他不由得感慨自己真是明智啊。

可是,一秒,两秒…伍月始终垂着头,没有意料中的反应。纪辛辰不由地担心着急了,“伍月,你没事吧?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我说的还不够好?”

“呐,辛辰,也许是我想多了。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你真的了解我吗?我擅长的球类运动、喜欢的书的名字、爱吃的咖哩饭的种类诸如此类的你都知道吗?”半晌,伍月抽出手带着困惑的眼神抬起头。

男生很是诧异,她为什么会扯这些来做借口。“我只要知道你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可爱就足够了啦,你想让我知道的那些在今后漫长的时间里可以慢慢了解啊。你完全没必要担心,我知道你们女生喜欢矜持,不会轻易答应男生的要求的。我理解,嗯,还想问什么呢?”

他完全错解了自己的意思,伍月解释道:“你听我说,辛辰。可能在你眼里我安静、温柔、聪明、爱笑,可我不是这样的人。因为根本不懂察言观色,也不是巧舌如簧,所以我才用笑来掩饰。之所以总在看书是因为没有其他的娱乐活动,不去逛街因为没有多余的零钱。比起应对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我宁愿去应付死板的题目和枯燥的知识点。所以,你认识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

语罢,换成纪辛辰呆住。他一直秉持的伍月单纯而美好的形象一下子遭到了打击,既漂亮、聪明又善良、可爱几近于完美的女生竟然如此平凡甚至到了低能的地步。

“所以,你还要继续坚持吗?”如果他不在意事实仍想和她交往,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伍月听见对面水杯撞到桌面发出的声响,抿了抿下唇,希望从他嘴里得到答案。纪辛辰眨了一下眼睛,仿佛整个人从元神出窍中恢复过来,顺手拿起水杯,大口地往喉咙里灌,然后猛地放到桌上,“对不起,就当我之前什么都没说,我们还是好朋友。”接下来,甚至没有道别,他从起身到离开都仿佛加了引擎一般,只留下瞳孔被无限放大而失去表情的伍月独坐在原地。

大概过了半小时,伍月摸起身边的包,离开座位。

而门外,炎烈的阳光从遮在额前的手指的缝隙洒下来,形成一束束带着六角彩圈的光束。

 

       cheaper 5

爬山虎所能覆盖的时间,不过短短一个夏天。而那裸露的垣墙,会在更漫长的岁月里证实着自己的面貌。

而我相信,就算你没有先离开,终有一天,我也会拨开藤蔓看到真实后与你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