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谁的唯一 – 尝小尝

已经两个月没有接过吻了,想到这,张小木双手紧紧攥着智涵的右手,并且主动将嘴凑了上去,智涵把头稍稍向左偏了偏,这个吻落在了右脸颊……

 

啊呸!臭不要脸!这都分手28天零7小时35分了,怎么还在做梦意淫。张小木在自习室盯着拉扎斯菲尔德的传播理论,回想起昨晚的梦境,不由在课本扉页上写“张小木你也是醉了”,不料写成“酸了”。她抬眼警惕地看了看四周,隔壁满面油光的女生在看考研视频,对桌男生眉头紧锁刷着高数题,天气干燥,大家马不停蹄地奔向心中目标,并没有人注意她,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此刻经历着多么可笑的多情。

张小木随手在纸上罗列出这三年里她身边出现的异性,W、Z、H先生是追过她的,T、L、Z先生是她中意的。突然发现大学三年认真追过她的3个男生姓氏首字母拼起来恰好是初恋的名字,可笑吧。

她想这难道是报应,正如昨天她捡到1块钱,今天在餐厅饭卡一准儿被多刷一块钱。天理循环,她曾经伤害过前面三个人,所以后来出现的就要将她虐成狗。

 

张小木从来不会处理和异性之间的关系,这也是她没有男性朋友,并且初恋直到芳龄二二才发生的原因。

她相当笨拙地拒绝了诸多好感,例如寒冬里教室外捂得热乎的奶茶;姨妈期寝室楼下热切等待的暖宝宝和水果;校广播站公放的情歌、写在树叶上的诗以及前不久被强塞过来的2000块钱。

搞笑!我张小木作为一名资深学渣,怎么能接受你那牛B闪闪的一等奖学金,虽然我刚被骗了钱,如今一穷二白,可我怎么也是铁骨铮铮的七尺女汉子呀,捡垃圾也比嗟来之食舒服得多。接下来张小木在学校里捡了两个月的垃圾外带承包了主楼7层教室。然后她玩失踪,将追求者拒千里之外,也弄丢了朋友。

 

她总是做不到像有的女生,恣意周游在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ABC之间,并且安于享受被捧在手心的虚荣,打水占座买饭什么的相当便利。她也不是没给过自己机会,只是深知但凡感觉辛苦都是强求,否则她也不会在这所男女比例8:1的学校里,寝室女友的男朋友都换了一打的时候,还独身三年,生生从一枚小鲜肉熬成腌腊肉。

 

“啊呀呀张小木,你怎么还不找对象,你都从我们社团的女神变成老女神了!”张小木想到某八卦男曾经的调侃,但她用自己的智慧扳回一局。“请您以后还是继续叫我女汉子吧,毕竟女老汉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然后在白眼中大步流星而去。

不过风水轮流转!这名八卦男两周之后就看见张小木挽着男友春风得意大摇大摆地走在中央街上。

多么喜大普奔,七大姑八大姨都知道张小木迎来初恋了。

 

这个暑假,父亲找张小木谈过好多次,他认真告诫她要从德智体美劳全面考察智涵。可张小木呢,纵是智涵还没使出百般武艺,当她知道他要追求她时便失眠了,并且开始胃酸,吃不下饭。

智涵的长相恰是张小木喜欢的样子,额外属性也和她写的故事里所有男主角一样,高大威猛,会弹吉他,会打篮球,还有令太阳失色的笑。她哪里还记得父亲和闺蜜们的叮嘱,让矜持见鬼去吧。

智涵喜欢黑长直,好!现在就去烫;智涵喜欢女生穿裙子,好!马上淘来穿。一天24小时,她恨不得有25个小时能和智涵在一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忘记自己。张小木把自己打扮成智涵喜欢的样子,循环他喜欢的但她觉得有些刺耳的摇滚,吃他喜欢的油腻大肥肉。

智涵说,张小木你怎么从来不说自己喜欢什么呀?张小木闪着星星眼说你喜欢的我都爱,这样的我你还喜欢吗?

终究是腻了,变了。智涵开始不主动不拒绝打电话不接,用渣男最擅长的冷暴力逼张小木提出分手。

分手之后,父亲和张小木进行了一次长谈,父亲说:“你本来是一个苹果的样子,非得把自己整成梨,失去了本身的香甜可口。即便在喜欢的人面前,也要做最真实的自己呀!”

 

张小木突然想起来,那次的对话结尾,智涵并没有做出回答。

 

初遇爱情的张小木不懂得欲擒故纵,她天真赤诚,只知道捧着一颗火热的心,全然忘记恋爱中更胜一筹的技巧,然后被告知这杯白开水太烫。

张小木梦里反复出现的那个场景就是她最后一次见到智涵,而分手发生在10天之后。一条态度分明的短信让张小木所有的热情瞬间结成冰。原来那次索吻被拒已经为他的离开埋下伏笔。

她发了条朋友圈:你说我像太阳,让人有生长的力量。呵呵!他也这么说过。再来这么说的看我不晒死你!

点赞的都是圈内的知情者,然而更多的是一批象征性的哈哈、哦、666。这是张小木最后一条有关智涵的动态,有些承上启下的味道。

 

张小木盯着纸上罗列出的数个名字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鼻头一酸,咒骂眼泪到来之前鼻涕总抢戏。

她逃出了自习室,躲进这山脚下的秋风里,找到一棵最大的柳树,任性地借着姨妈痛把憋了一个月的怨念哭了出来。哭成双眼皮之后,张小木擤了擤鼻子,旁若无人的跑去了雅娴餐厅,点了大份的土豆肉粒饭。

 

张小木借着矫情劲儿把以前写的文字翻了个遍。她写的故事,女主角可以是小红小芳翠翠,男主角只有一个名字——D先生。她一度希望自己的故事里男主角是唯一的,永恒的。就像她以为智涵就是那位驾着七彩祥云而来的只属于她的盖世英雄。

可她似乎忘了,即便在故事里,和D先生拥有甜蜜或心酸过往的也不止小红小芳还有翠翠们。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