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消失的夏天 – 暮野

电视里专家坚定地总结,今年夏天的酷热、水灾归根结底是由于全球气候失常,不排除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异常。叶初走过去,一把关掉了嘈杂的电视。可即便如此,心里还是很烦躁。那个人好久没出现了,没人有他的消息,就好像从世界上彻底消失了一样。

每天,“想见他,好想见他”的念头悄然地侵蚀着心房,感受着痛苦却找不到解释的理由。

叶初回到房间,拿把遮阳伞出门。门外的阳光很是灼热,之前下了一个月的雨,现在像是把跳过的热量聚集在一起全数喷发。距离社区不远的小型公园,是叶初第一次遇见他的地方。

 

当时她两只手都提着从超市买回来的装着水果的塑料袋,没走几步,天突然开始下雨。叶初一路跑到花坛,脚一扭,大半个身体摔进了花坛的淤泥里。水果洒了一地。她的两只手为了支撑自己而陷进淤泥,雨水重重地打在眼睛上,想要用手抹去睫毛上的水珠显然不太可能。于是,叶初抽出右手,用肘关节的衣袖蹭了蹭眼睛。

这动作在不远处为一只猫打伞的他看来,是女生因为摔倒而开始哭泣。

“她也和你一样呢,我带你去看看吧?”说着用没拿伞的手抱起周身有些湿的猫,走向仍在花坛里的女生。

“要是起不来的话,抓住我的手。”叶初在突如其来的声音里抬头。相当漂亮的男生,清秀的眉眼,他的嘴唇微微抿在一起,好像随时准备用力,又好像随时准备继续说话。他穿着当下年轻人很少尝试的藏蓝色格子衬衫,第一个纽扣也是规矩地扣上。说不上明艳,但却很符合他整个人的气质。他的眼睛里好像有光似的,叶初一下子被他吸引住。可能是因为有只猫躲在怀里的缘故,他稍微调整下弯曲的身体。叶初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肌肤相触间仿佛听见全身的神经电流逆反相撞的声音。借助他的力量,叶初从泥潭里站起来,进入他的伞下。通过不到一尺的距离看向他,发现他的脸较刚才稍稍有些绯红。

“欸?”他再次将右手伸向自己,叶初不免有些疑惑。

“头发快滑到眼睛了。”他伸在两人之间的手缓缓地被收回,然后指着太阳穴的方向。

叶初下意识抬起手想拨头发,却被他拉了去,轻轻地用纸巾拭去掌背的淤泥,然后顺着他的节奏,她转过手心任由他为自己清理。他每一个动作都像在挠着她的心,别扭却乐此不疲。

眼看着他从口袋抽出干净的纸想帮自己擦另一只手,叶初连忙解释,“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的。”

显然是感受到了女生的拘谨,他没有下一步动作。叶初抬眼看他,他的眼神呆呆的,有些疑惑、惋惜甚至是落寞。只一瞬,那眼睛又恢复了灵活,瞳仁里的光更亮了些。“没关系。”

 

叶初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最终只是憋出“谢谢”两个最平凡不过的字眼。

他将脏的纸团用新的纸团起来放在口袋里,然后抱起怀里的猫说,“这只猫无家可归,你能帮我养一段时间吗?”

叶初看向他怀里的猫,好像还是个孩子呢,纯黑色的毛发,仔细看原来鼻头偏上一点的地方有一小块白色。“对不起,我家人对动物的毛过敏所以不能帮你养。”叶初觉得很抱歉。

“这样啊——那我只好把它送进流浪动物之家了。”他没有责备,反而像是找到后路一般若无其事。

“你为什么自己不养呢?”

“事实上我待不了多久,很快就要走了,所以它还会成为流浪猫。”

捡起地上的水果然后一起走的路程,他们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可是叶初事后回想起来,“你要去哪里?”这么关键的一句她却没有问。

如果当时问了,是不是就不用像这样傻等着他出现了?

他给过叶初手机号码,可是不管什么时候打去,全都是无法接通。

叶初去附近的几个社区,管理人员都表示没有这个人。

所以,他究竟是谁,到底去了哪里没人知道。可是,明明只是萍水相逢的人,自己却还是想见他。

这本身不就是一道难题吗?

 

有次吃饭的时候,叶初咬着筷子说了句“他不会是幽灵吧?”却被父母认为是发烧了,带到医院检查。而当温度计显示39度的时候,叶初也傻眼了,难道自己真的是烧糊涂了?她念念不忘的相遇是不是也是因为发烧而产生的幻觉呢?

从医院返回家的路上,车子等绿灯的时候,叶初看见斑马线上有个抱着黑猫走过来的阿姨,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她发现猫的鼻子上方有白色的一小块。就是那只猫!叶初在那阿姨即将进入另一条街道的时候打开车门跑下去,追上了她。“阿姨,这是你家的猫吗?好可爱哦!”

“你也这么觉得啊!尤其是它的鼻子,你看!”阿姨指向那一块白色的毛,语气很兴奋,“很多人都说猫鼻子上有白毛会带来厄运,我养它好几年了根本就没什么厄运,反倒是给我带来不少幸运的事呢!”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与期望相反的方向,谁来告诉我,该如何证明你的存在?

花坛还是那个花坛,至于那天发生的事却没留下一点痕迹。多个品种的低矮花类在经历暴雨打击后顽强地再开出的花朵,却败给了炎日,干枯的枝干上残留着仅存的因缺水而枯黄的花瓣。

叶初坐在花坛边沿的瓷砖上,视线从顶端的花丛向下扫视,贴近边沿处有个似曾相识的灰色纽扣。她捡起来,电光火石间。脑海里隐隐约约好像有什么冒出来。是了,是了,是他衣服上的纽扣!她记得他的样子,记得他衬衫领口到衣角的每个细节。

他果然真的存在过。

叶初不知道和他重新相遇的几率有多大,但她知道,如果放弃他,她可能会后悔很长很长的时间。对他的思念就像阴雨天气里断断续续的关节痛,得不到根治,总是被一点细小的事物触发反弹。

 

夏天接近尾声的时候,公园的花坛里开了许多不知名的花。而有一天晚上,叶初以为自己再次遇见了他。因为他走进梦里,对她说:“久等了!”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