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 – 半生眠

当我在微博上眼含热泪更新出“微醺”两个字时,正被刚刚下肚的几口美酒惹得分外难受,只可惜,难受的不是胃。
没一会儿,阿室就在底下回复我:让你天天不洗袜子!下场来了吧!
顿时所有的文艺情怀没了个干干净净。
“你个贱人!为何总是把我从小清新的路上一秒推回女屌丝!”
“同是天涯女屌丝,我不推你谁推你?姐姐我是怕你拐路文艺着了明媚忧伤的道儿啊!到时候难受我可哄不上你。”
看到“难受”两个字,我才知道阿室的良苦用心。
阿室是我高中时期住宿的宿舍长,因为为人从不计较得失,热爱帮助同学,用善解人意形容她都觉得太不能表达众人对她的喜爱之情,而我的心事与她也说了许多年。
宋良之有女朋友了,而且马上就要完婚。
想到这个,刚刚被阿室打跑的悲伤小人儿再次回到脑海,瞅着落败的快乐,一脸耀武扬威。
【我历尽千辛万苦,原来就是为了见到你】
初中的时候,我花费几亿脑细胞才考进全市这所最好的高中,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自此我的学业辉煌程度便果真到达顶点。看来科学家说脑细胞是有定量的,死掉的脑细胞不会再生,确实所言非虚。
高一开学,因为身体不适在家多休息了两天,那个时候电视机里正在轮番播放着琼瑶阿姨的情深深雨蒙蒙,书桓一眼爱上依萍不可自拔,杜飞自始至终钟情如萍连接吻都能当麻醉药使,我绝不信挖子弹那么轻松,异地相思那么难忍,不过是依萍如萍都是美女罢了。于是自以为思想成熟地觉得那些一见钟情只看脸的男孩子真是肤浅。
直到后来站在讲台上看着底下乌压压的几十号人做自我介绍时,我一眼就看见了宋良之。
当时是下课,虽然同学们都没离座,但班里还是闹哄哄的,我手足无措不敢抬眼,直到老师让我去选座位,才抬头寻找空缺处,和正专心致志看着我的宋良之来了个深情对视,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脑海里不断出现“一见钟情”四个字,只差没喊出“琼瑶阿姨果真没骗我啊!”这句话来。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像你打游戏闯了那么多次副本,不经意间突然爆到一件极品装备,这件装备blingbling金光闪闪,你的眼睛也blingbling闪着金光,你揉揉眼,甚至听得到噗通噗通激动的心脏声,终于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后来老师调座位,坐了两天我才发现宋良之是我的后桌,倒不是因为我没心没肺地把他抛诸脑后,只因对新环境的适应过程抢走了我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的注意力。而且自己本就来得迟,班上女生早已找到彼此“出双入对”的小伙伴,虽然我自觉不结伴也未有任何不妥,但总显得有些孤零零吧!
为了掩饰我并不是只重色相之人这个假象,后来很多天我都没故意去找宋良之搭话,甚至偶尔不得已的几次对话我也是以“喂”开头,以“哦”结尾。宋良之有点不良少年的痞样,让我心动,也让我心烦,用电视剧里的台词夸张点讲就是“又爱又恨”。
只是安稳日子并未过多久,班上就莫名其妙传起了我和沈远航的流言,说我跟沈远航在拍拖。沈远航是我同桌,人很憨厚,自从流言四起,他就越来越爱脸红,比如不经意和我对视时,或者交谈时,再或者被身边的人议论时。
为了保护憨厚老实的同桌的清白,我决定查明真相,却没想到很轻易就得知了背后八卦楼主竟然是宋良之,顿时气焰消半,想着流言本假,不会持续太久就随着它去。
高中早晚自习班主任一般都不在,所以大家都是自由地做各科作业或不务正业,那天晚上我也拿出了日记本在不务正业写诗词:过尽千帆皆不是,劝君惜取眼前人。
刚刚写完一句话,还没回味出滋味儿,本子便被人从右手边抽走了,心中一惊,赶紧寻望过去,又是宋良之!
我以为他只是恶作剧想吓唬我一下,不会太出格,虽然是晚自习,毕竟还算是在课堂上,可他竟就这么当众念了出来:
“过尽千帆皆不是,劝君惜取眼前人。呦,林央乐,你又给沈远航写情诗呢?这诗词串烧够顺口的嘛!不分享给大家一起提高提高文学水平?”
班里登时哄堂大笑,我不敢再直视着他,低头红了脸也红了眼,心中记恨的小种子迅速生根发芽。
侧目看了看沈远航的反应,他努力不为所动装作认真学习的样子让我心里更加烦乱,好似给他人添了麻烦似的,咬咬牙站了起来,转身就从宋良之手里夺回了日记本,
“我写日记关你什么事了,喜欢谁又关你什么事了?总比你这种惹人讨厌又没人喜欢的人要好的多!”一口气冲着宋良之说完这句话,我就立刻坐回了座位不再理会接下来所有人的目光。
后来没多久,沈远航还写了纸条给我,问我有没有因为那天他没站出来给我解围而生气,我赶紧解释,是我自己有多害怕给他添麻烦而一直愧疚。他说,那天不站出来是因为怕越描越黑,让我更加下不来台,他知道我并不喜欢他,所以他也没资格站出来解释什么。
那个对话小纸条让我怔忡许久,沈远航知道我并不喜欢他,那宋良之怎么就不知道呢?
那时我还不明白,青春期的小男孩初初表达爱慕之情的方式真的是千奇百怪,而宋良之也只是用了其中最笨的一种而已,可我却没在他情窦初开时准确抓住那丝温柔,以至于错失这此生再没碰见的良机。
【有些喜欢无需灌溉就能枝繁叶茂】
自日记事件之后,我和宋良之基本就成了陌路同学,心里的小喜欢也被深深埋藏,无法再诉诸于口,幸好,随着时间的推进并没有让我掩埋秘密的能力下降。
高二那年的暑假,记忆里天气似乎格外炎热,不过也许只是因为我对那个夏天印象深刻罢了。
晚上我被热醒,特别口渴,就去冰箱里偷偷摸出一瓶冰镇啤酒来喝,怕被爸妈发现,一路蹑手蹑脚回了房间。咕嘟咕嘟几口下肚,手机震动起来。
是陌生号码,懒得接,直接挂断。
下一口啤酒还没凑到嘴边,电话又来。
“谁?”我警戒地问。
“是我,宋良之。”
宋良之声音闷闷地,像醉了酒,我也不想问他怎么有我电话号码的,直接开门见山,
“你喝醉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你才喝醉了呢!”
我看看手里的酒瓶子,不置可否地翻了个白眼,又咕嘟一口。
“什么事?说吧!”
然后这家伙居然就真的毫不心疼电话费地说了好久好久,从班里赵某某一直讲到欧阳某某,百家姓挨着个来,实在没有辜负他八卦楼主的称谓,说到最后我才模模糊糊明白,他是觉得自己被大家排挤了,果然,收尾的时候他说,
“我觉得所有人都不喜欢我,这个书读得好没意思,我想退学。”
听到这里我不禁急了,放下已空的啤酒瓶,正襟危坐,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架势,
“谁说的?!我就挺喜欢你的啊!”
不知道是夜色醉人还是真的一瓶雪花啤就醉了我心,抑或这句话早就种在我的心间枝繁叶茂只等托出,说完之后我的脸立刻烫了起来。
好半晌,听筒那边传来宋良之奸计得逞的“嘿嘿嘿嘿”声。
“既然你喜欢我,那我就不退学了!开学见!”
挂了电话之后, 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即使看着窗外安静的月色,我的心脏也止不住扑通扑通狂跳,总怕下一刻就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
那个仲夏夜也成了我日后多年一想起来就忍不住微笑的最美时光。
【祝我生日快乐】
时至高三,学习进程变得紧张起来,因为过去两年虽然我并未花太多心思在宋良之身上,但依旧还是分了心,学业只降不升。
虽然经过暑假的告白,我和宋良之的关系明朗了许多,可家里的压力,却让我日渐痛苦。若是从前,我还能骗骗自己是能力有限,毕竟那时并未早恋,可现在却已经踩入早恋的警戒线。所以每当宋良之叫我一起出去走走的时候我十有八九都狠心拒绝了他,让他好不难过。
一直到他生日前夕,我拿出精心准备了很久的许愿瓶塞给他做礼物,才让他又开心了许多。那里面的几百个小信笺上的每一句话都是我曾经暗恋他时默默写下过的告白,我想,他一定会懂得的。
他生日之后没多久便是我的生日,因为在班上我的人缘一直不错,再加上我生日那天刚好是星期天,所以班长提议上晚自习时大家一起为我庆生。
我期待这场生日宴,更期待宋良之的礼物,虽然我们俩并未在同学面前表明彼此已经在一起,但他知我知,彼此都是不一样的存在。
早上我睡了个大懒觉,被宋良之的电话叫醒,他说他在学校孔夫子雕像前等我,让我跟他一起去挑礼物,我撒娇说不去,害羞地挂了电话。
过了半个小时才磨磨蹭蹭起了床,跑到孔夫子雕像前的长椅上坐等。期间还遇到了隔壁班的班花梁小雨,她跟我打招呼问我在干嘛,我满脸幸福地回答:等人呢。
然后她就笑笑走了,我继续等。
又是半个小时,我终于看到宋良之走过来的身影,然而他的身后居然跟着梁小雨,梁小雨怀里抱着一个我超级喜欢的毛绒大抱熊。
我的笑容僵了僵,告诫自己先不要乱吃飞醋,也许是宋良之给我买了礼物遇到梁小雨,梁小雨也喜欢那个大熊所以想抱的吧。
一分钟后,宋良之走到我面前看着我,
“刚刚叫你出来不出来,我礼物都挑好了你出来干嘛?”
“就是这个抱熊吗?”我笑眯眯地指着梁小雨怀里的抱熊问。
“对啊,一个月前她生日,我答应了人家要送礼物的,一直拖到现在。”
顿时五雷轰顶……
我尽力稳了稳心神,“哦,这样啊。”
梁小雨的脸上写满开心,似是故意摆出一副八卦的模样,问道:“良之,快说,你和央乐是什么关系呀?感觉不一般哦。”
我立刻抿嘴,直视宋良之,他也盯着我,似笑非笑。
我想等他说出:“她啊,我的女朋友呀。”这句话,可他却是这样讲:
“你问她咯,她说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
“哈哈,真是的,你可别欺负央乐不爱说话,你看你天天和这个女孩子暧昧和那个女孩子暧昧的,小心以后找不到女朋友哦!”梁小雨的声音像银铃一般,此刻却如此刺耳,我简直听不下去,准备转身离开。
梁小雨又把话头转向我,“央乐,你刚刚不是说你在等人吗?你等的人还没来?”
“是呀,应该不来了吧!不等了,我要回去了。”我吸吸鼻子,努力笑着说,说完连看都没看宋良之就赶紧离开了这个讨厌的现场。
似是憋了一口气,一直到晚自习开始,宋良之与我都没和对方说话。
班长把现场布置好的时候,阿室也刚好引着我走进教室,这预备的惊喜让我心中的不快散了许多。
围着蛋糕吹蜡烛许愿的时候,全班都熄了灯,大家一脸虔诚,
“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考上心仪的大学,去最爱的城市。”
美好的东西都难实现,可所有人还是对美好趋之若鹜,正因为它太过美好,任谁都舍不得漠视,就像愿望。
晚自习放学,宋良之不顾平日的顾忌,走过来直接拉起我的胳膊把我带出了教室,
“你今天生日为什么不告诉我?”
“难道你关心一个人会忘了她的生日?”
“可是全班人都知道就我一个人不知道,不是你故意隐瞒?”
“想知道的事情谁都隐瞒不了,就看你想不想花费心思了?”
“你不觉得你没告诉我是对我的不尊重?”
“那你在我生日这天让我看着你给别的女孩买礼物就是对我的尊重了?”
“我并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那是你的问题。”
……
这场谈话像辩论,也像争吵。是我跟宋良之在一起之后真正意义上的一次争执吧,虽然势均力敌却更耗费心力,让我难过了许久。
【我总以为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而做出选择便是把这个人放入了未来】
后来我以高考为由和宋良之冷战了大半个学期,一直到高考之后,他才又千方百计联系上我,问我的志愿打算填哪里。
我说了一个城市的名字,他接着就说,那我也填那里,和你一起,你去哪儿我也去哪儿。
一句话就让我心里的所有寒冰化为沸水。
那个时候,我总以为,一个男生把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选择作为自己的选择,定是已经把这个女孩纳入自己的未来蓝图。
真傻,我那时怎么忘了还有”计划不如变化快“这句话。
可宋良之那一刻的真心依然感动我至今。
然而世事皆非人之所愿,我和宋良之都没能被第一志愿录取,被录取的二三志愿却都是天各一方了。
异地恋我倒没有多怕,“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阿室后来嘲笑我,古人说的真理往往被我扭曲,两情若是久长时,关键字是“若”,我却只看到“久长”。
大二时,我就发觉不对,每每说要坐火车去看望宋良之,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三阻四,常常几个月一个学期见不上一面,我却鸵鸟一般埋首于沙不肯深究。
自从高中那个被骗的告白电话之后,宋良之便从没对我告白过,虽然大学之后我们俩已经是明目张胆的男女朋友,可知道的旧人却没几个,我只想着只要他心在我这儿,告白什么的都是虚礼,我不在乎。
所以,这可能就是宋良之找别人告白的原因?我苦笑起来。
大三的时候,有一天,宋良之给我打电话,突然问我,我现在是不是还和当年那样喜欢他?
我当时就愣住,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天天煲电话粥,我都一直拿他当男朋友看的!
可我偏偏一生气就口是心非,
“早不喜欢了!”
“哈哈,我就知道,那就好那就好。”
“……”
“那我就告诉你一件事儿,我有女朋友了!”
宋良之丝毫没给我反应的时间,直接宣布了他的审判,让我在电话这头瞠目结舌说完这句话后,宋良之并没打算作罢,甚至又开启了八卦模式,讲述他和他女朋友的认识经过,我默不作声,然后在他口如悬河的时候狠狠挂了电话。
初恋历时六年,止步于此。
【我还没准备好长大】
大四毕业前,同学们一起吃散伙饭,我趁机喝了许多酒,迷醉时给阿室打电话,
“你知道吗?前几天我爸妈跟我视频,说要给我介绍对象相亲,对方是27岁的硕士毕业生,我当时就愣住了,大笑着说我爸妈,你们怎么能给我介绍奔三的大叔呢!”
“说完这句话我才忽生想起来,人家只比我大四岁而已,我今年已经二十三了……”
“阿室你说,我怎么就二十三了呢?当时好尴尬啊,我只好继续干笑着对我爸妈说,真丢人,我居然忘了我已经二十三了。笑得比哭都难看。”
“好像我的记忆一直停在了高二那年,那年我十八,宋良之在电话里骗我对他说我喜欢他。”我摸摸脸上肆意流淌的眼泪,深吸了一口气,把它们全擦掉。
“宋良之已经和他女朋友在一起一年多了,估计都快要谈婚论嫁了吧。”
“我还没准备好长大,可是,如今好像就剩我一个人还停在原地了。”
“央乐,在我眼里,你也一直都是高中时的那个样子没变,那样的你,已经是最棒的了,不要怕。”
耳边居然传来沈远航的声音,我晕乎乎地把手机拿到眼前,努力看清早被泪水沾染狼狈的屏幕,果然是错拨给了沈远航。
“谢谢你,我只是喝醉了。”轻抽一口气,我缓缓开口。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