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的爱情 – 桐小懒

老四猛灌了一口啤酒,看向远方的眼神有些许迷醉。
草地上的风从远处吹过来,有一种清新凉爽的感觉。老四拿易拉罐的手臂有些颤抖。
我明白,他还是有微微失落的。

老四告诉我,他和小可是在考驾照的时候认识的。
考科目二的那天,天阴沉着。考试结束的时候,雨就滴滴答答的飘下来。
老四撑着一把灰色的大伞,去推停在驾校外面的自行车。
这时一个女孩儿走向他,清亮的声音说,“同学,我忘了带伞,可以稍一段么?”
老四怔了怔,看着她真诚的眼睛,挠挠头,腼腆的说,“可以。”

女孩不重,老四却骑得很慢。他还神游在刚才的意外中,她的声音,眼神和直接到让人不忍拒绝的坦诚。
“我是不是很重?”女孩笑着问老四。
“还好。”老四被从心事里拉出来,仓促的回答。
“其实我是想问你为什么骑得这么慢?”女孩咯咯笑着。
老四脸刷的一下子红了,蹬自行车的脚立马加足马力,街道上的雨水被溅了起来···

在女孩学校门前停下来,老四鼓足勇气问,“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小可吧,今天谢谢你了。”小可冲老四笑笑。
等小可转身消失在视线中,老四一拍脑袋,忘问她要手机号了。

考科目三的时候,老四早早就去了。
在驾校的门口,老四看见小可远远的走过来。她穿着清新脱俗,不能说很美,但有种迷人的光环。也许这就是气质吧。
老四又备了把伞,还是那把大灰伞。可那天一直是晴天,老四很郁闷。
唯一让老四高兴的事情是,他和小可都没有通过。
这就意味着下次他们还能在一块考试。
这次他抓住机会要了小可的手机号和qq号。

老四不知道该跟他聊什么。她喜欢音乐,喜欢时尚,喜欢美食,喜欢看韩剧。
而他唯一跟国际沾边的爱好是喜欢看NBA,而且还是一个伪球迷。在KTV里他永远是窝在角落里玩手机的那个。
所以,他只好跟她聊,你什么时候过去练车,去的时候叫上我啊。

小可叫老四的时候,老四即使在上课也会逃课去陪她。他对小可的解释是,没有人陪我我都不想去,呵呵。
小可一边喝着奶茶,一边跟老四聊她以前参加选秀比赛的事,她说评委老师说她声音条件很好,只是家里边要她好好上学。
老四傻傻笑着,认真的听着她的过去。他的眼神掠过她的睫毛,她的微笑。他感觉自己的心在疯狂地跳。

就这样,老四慢慢的认识她,了解她,然后迷恋上了她。
可是有些人你越了解却越感受到你们遥不可及的距离。就像你对车比较有研究,路面上的任意一辆车你只看一眼就知道它的型号,甚至它里面坐的男人的家底和女人的价格,但是你却买不起它。
在老四心里,小可陪他过了一段最美好的时光,他能作为一个倾听者走进她的世界,哪怕很短暂也好,他没有太多的渴求。

直到科目四考完的那天,老四送小可返回她的学校。
分别的时候,老四安静的看着小可,夕阳的光从背后洒过来,沐浴在小可干净的脸上,淡雅迷人。老四情不自禁的向前走了几步,他想给小可一个拥抱。
小可伸出手迎向老四,“咱们击个掌吧。祝贺顺利通过考试。”
老四尴尬的停下来,伸出手击了一掌。
“好了,拜拜!”,小可转身就要离开。
老四忍不住叫了声,“小可……”
小可转身疑惑的看着老四。
“哦,没事。”老四挠挠头,自嘲的笑笑。
“嗯,那好好保重啊。”小可迷人的笑了笑,转身走开。
老四定了定神,像梦游般目送小可离开。

然后过了很久,她都没和他联系。
他鼓足勇气和她打了电话,无人接听。
第二天回过来一条信息,“昨晚和朋友吃饭,你有什么事么?”
“没事,你忙吧。”老四呆立了几分钟,这样回复道。

老四告诉我,小可有很多朋友。有很多像我这样的。朋友。
后来呢,我问。
没有后来,只是这样了。她需要的是一个能怡情的人,而我不是。我最多只是一个对她好的人,而且不能好一辈子。我喜欢她,但我不能不顾及时间成本。

老四把罐中的啤酒一口气喝完,把空瓶子捏在手中直到变形。
他说,故事很简单,就是这样。
我拍拍他肩膀安慰,忘了吧,她有很多选择,没有你,还会再涌现出一个他。而你,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以为可以一辈子。你等待她的只是一个回应,一个值得你为之付出一辈子的回应。可是你等了好久,等到的只是“你有什么事么”。
我在想,人们的爱是不是都输在了不懂珍惜上,她以为那个人可以一辈子对她好,无缘无故。可他不是很闲,他也没有钱,怎么耗得起一辈子无回应的投入。

也许爱真的要相互知会,相互付出。只有这样,才会成熟吧。

不珍惜,当然就没有然后。
只有叹息。或者更漫长的等待。
等待。
然后。
很久以后。
她嫁给了钱。
你娶了那个以为钱能给她带来安全感的人。

也许世界足够美妙,你们能碰到。
要感谢钱。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