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初 – 半生眠

其实枪声响起的第一刻,我的灵魂就已经慢慢和身体剥离开了。可是我看着那个男人依旧一脸泄恨般地对着我的脑袋上开出一枪又一枪,似是我做了多大的错事伤害了他,我看到躺在地上的自己,眼神由恨涣散成无尽的悲伤。

原来灵魂的时间维度和凡人是不一样的,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眼前的景象已经开始像被按了快进一般跑得飞快,而且我的记忆也正在以飞速顷刻凋零成碎片,能记得的只剩下爱和恨。
所以我很着急地就冲回了家,看到妈妈正抱着我的骨灰盒跪在地上大哭,泪水匍匐,形成一滩小水洼。心中一痛,不知道她已经哭了多久了,身体还能继续承受吗?
我的爸爸形容枯槁,面色沉痛地坐在那个男人面前一声不吭。那个男人,对,就是我死后第一眼看到的那个人,我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他仍旧是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在喋喋不休地对我爸妈控诉着我的罪状,憎恨我死得太过轻松,应该比他儿子痛苦十倍百倍才算安抚他心。
我做了什么恶事呢?躲在门后想了很久,对了,他一直说,我把他儿子害死了。可是整件事情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甚至连他儿子的脸我都无法描摹出轮廓。
我很难过,不知道自己是冤死还是罪孽深重活该死掉的。我想我的爸妈一定很失望,他们爱我那么多年,我还没回报他们就不负责任地离开了。
此时我多想冲出来与仍在我父母伤口上撒盐的臭男人对骂一番,人都死了,你还要连我的父母也不放过吗?要一直在这里折麽他们至死方休吗?你还有没有人性?
可是我不敢。

我怕他看到我,发现我居然还是存在着的,而不是如他所愿,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可是我又怕所有人都看不到我,我会更难过,要是那样,我回来还有什么意义?
正灰心地转头想走,忽然听到背后传来特别刺耳的一身“啊!”的尖叫。是那个可恶的男人,他的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
我特别害怕,居然会被他看到,这是什么原理,难道灵魂是可以被所有人看到的吗?而且我的灵体不知什么原因特别虚弱,就像得了心脏病,任何刺激就随时可以让我昏厥。现在的我根本无法和他有任何的正面对抗,怎么办。
我被这尖叫吓得站定,不敢再轻举妄动,缓慢回头,看到他张大了嘴巴见鬼一般的神情死瞪着我,其实我的心里比他更恐慌万分。
下一刻我就看到爸爸冲了过来,拉着我的手往外跑。
我以为我的脚步已经更轻快,没想到爸爸跑得那么不要命,我却只能勉强跟上。现在还不敢使用一点点灵体之力,因为担心自己下一秒就魂飞魄散不知置身何处。
爸爸带我走的路全是障碍物,高高低低,一会儿往上跳一会儿往下跳,但他一秒也不停下,一直到达目的地—-一间既陌生又熟悉的大房子。
我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心跳,低头去看入门台阶,才发现我的脚是光着的,而且离地是几厘米距离的悬空。
发现自己的诡异,我忍不住颤抖起来,我被这样的自己吓到了。
“你别怕,这是你生前爸爸给你买的房子,本来想作为惊喜和结婚礼物送给你的,但是却还没来得及。你现在就待在这里,我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了。”爸爸的声音有悲痛欲绝的颤抖和欢喜的泪音。
然后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那么轻灵旷远,还未张口就发声,果然如同电视里所说的鬼魅:“爸爸,这里有镜子吗?”原来我还是可以说话的,真好。
“有。知道你喜欢照镜子,所以我在你的房间装了很大一个穿衣镜。”爸爸似乎并没有因为我声音的异样感到害怕,他脸上的表情有开心、有绝望、有满足、又有深不见底的悲伤。
我跟着爸爸去了我的房间,果然看到很大一面镜子。我急忙跑过去。

可是。
镜子里面没有我。
我看不到我自己。
后退几步,退到爸爸身边,他也发现了这件事。
我盯着他的眼睛,果然,那里面也没倒映出我的身形。
我艰难地走出了房间,轻声问:爸爸,我现在的样子很吓人吧?
“没有,和你生前一样,只是可能因为只有灵魂,所以有些白到透明,就像天使一样。你别担心,你变成什么样爸妈都会永远爱你的。”爸爸很努力地用最美好的形容词来安慰我,可是他的眼睛还是忍不住泛着泪光。
我也很想哭,可是我已经哭不出来了,灵魂是没有眼泪的。
为什么那个男的能看到我,这件事我怎么都想不明白,和爸爸聊了很久,才做出猜测,也许那个人是我生前最恨的人,而我的爸妈是我最爱的人。
最爱的人……我呢喃了几句。恍惚听到爸爸说他要回家接妈妈过来,这个房子没有其他人知道是我们的,我们要藏在这里什么什么的,然后他就回去了。
接着时间就再次以我控制不住的速度飞逝而去。
我现在最着急想要去找到我的好朋友小可,我要请她帮我找到苏扬。苏扬还不知道我出事,他脾气那么粗暴,要是意外得知,肯定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事,我一定得去找他说清楚告别。因为我冥冥中似乎知道,我在这个空间可以停留的时间不多了,我的心跳已经越来越微弱,不能承受一点点的压迫和刺激。

小可开车带我去找苏扬的路上时,她的眼睛一直是红通通的,不断地和我说着很多话。还不时回头看我是不是还在,因为她的后视镜看不到我。
对的,我已经不小心昏睡过去好几次了。只是没想到,灵体的昏睡居然也是有梦境的。
梦境之处是一所很美好的校园,那里的女生都和我穿着一模一样的白色连衣裙,似乎那是我们的校服。然后大家一起去上课。却没看到男生,也许是在有另外的教学楼吧。
可是有一个小男孩却一直跟着我,从我一出现在梦境,就寸步不离,还总是跟着我后面哭哭啼啼,分明又掉不出眼泪。我却一点都不认识他,他时不时地边哭边劝我,要我马上回来,不要再乱跑,不然他就陪我一起不入轮回,魂飞魄散。
我装作听不懂他的话,不做任何回应,只继续躲在草丛里求不会被人发现。
但是心里却已经逐渐明了。其实这个所谓梦境的地方才是我的灵魂应该待的地方,甚至这根本就不是梦,就是世人所说死后要去的极乐世界吧。毕竟在这里,我能清晰感受到我的心脏没有任何压迫,并且我和所有女孩穿着也都一样,大家每天要做的就是上课读书学习品德为轮回做准备,如果我留在这里必然也是如此的生活。
可是我还不能轮回啊!
一想到这个,我马上努力醒了过来。睁开眼就看到小可满是泪痕的脸,
“刚刚你突然变透明消失掉了,我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然后她探身抱住了我。
我知道这段时间为了我的安全,她花费了不少力气,最后却还是没有帮上忙保护好我,得知我的死讯后她悲痛欲绝,人也憔悴很多。小可太瘦了,拥抱的时候锁骨硌着我的下巴,疼得让我想哭,却只想更深的回抱住她。
终于找到了苏扬,他在一家饭馆正和朋友们吃着饭。我让小可进去叫他,叫了半天他才出来。
苏扬出来以后看到我,很诧异,“你怎么穿那么少?”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急急地说,“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一聊好吗?”
苏扬虽然奇怪,却还是同意了,他总是很听我的话的。
我们一起去了一家很安静的茶馆,叫“流金岁月”,这个地方我记得我曾经来过一次,却忘了是和谁一起来的,总之是不愉快的回忆。
还来不及细想,只听见服务员开口,“先生您是一个人吗?”我的心提到嗓子眼。
“不,两个。”
“还有我。”小可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替我解了围。
就这样,苏扬坐在我对面,小可坐在我旁边。我知道,她是怕别人看不到我,以为苏扬在自言自语而误会,我心里暗暗感激,她却安慰我,只是想和我在一起多待一会儿。

稳了稳情绪,我直奔主题,“苏扬,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我和你不太适合,明天我就要出国了,不会再回来,而你一直这样游手好闲,天天跟打游戏的朋友混在一起,肯定不能和我去的。我爸妈也不希望我们继续交往下去,还有……”我继续想着措辞,只见苏扬的神色越来越黯淡。
我多清楚啊,这些话必然伤害了他骄傲的自尊,可是我别无他法,毕竟我那么了解他,这些话已经加足了分手的筹码。
“还有什么?怎么不说了?既然你都想这么清楚了,还带了闺蜜来做见证,我还能说什么呢?不同意有用吗?”
“没用。”我回答得干净利落。
这一刻忽然开始感谢自己不能哭这件事,要不然我得多能忍受才可以做到看着他瞬间颓废的表情无动于衷。
苏扬看了看我,起身走了,剩下我和小可坐在那里发呆。

我想我要做的事终于做完了,该回去找爸爸妈妈了。就跟小可告了别。爸妈说不能让那家人知道我们的新住处,所以我一个人走了回去。
到了房子妈妈已经在了,可是她的眼睛却再也看不清楚我。我跟爸妈说了很久的话,也说了我对苏扬的交代,希望他们不要大办葬礼,毕竟女孩子年纪轻轻就死掉,怎么说是一件凶事,爸妈也承受不起那些有关的无关的人们真真假假的安慰和怜悯。提起就说我出国了,不会再回来。
说着说着我就又沉沉地睡了过去,再醒来竟然是灵魂学校的课堂上,又是清一色的校服映入眼帘,我的心里涌出一阵绝望,我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回去了。
课堂上老师正在讲:人之初,性本善……
。。。。。。
要入轮回那天,女孩子们排着队个个兴奋异常,笑颜把苍白如雪的脸衬托出几分温暖。
我拿着号码牌排在队尾,那个总是哭哭啼啼跟着我的男孩子终于又出现了。
“阿眠,我想要和你一起入轮回,上辈子做不了你的爱人,这辈子就让我做你的兄弟保护你好吗?”
“可是老师说,我的课程缺了太多,很有可能会去到不好的人家。”我一脸无奈。
“所以我更要和你一起。”
“你到底是谁?”
……

男孩没再说话,直到我的号码牌被叫到,向轮回崖走去,我才轰然想起。
前世我真的没有害过人,不是我失忆,而是别人因我自杀,所以我才会被这个别人的父亲谋杀而死。
轮回镜中我看到自己似哭又似笑的表情,还有身侧看着我一脸惊慌的男孩,终还是无法生起恨意,带着淡漠与他一起踏入了轮回崖。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