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之中 – 夏尘泪

人海之中,你我皆为过客

不知从何时起,开始明白:遇见,亦是别离。这种感悟在独自背包旅行的岁月里更加深有体会。
那是2014年的6月份末,我从杭州去上海的火车途中。在把背包塞进座位上方的行李放置区时,意外发生了。背包没放好,从行李架上掉了下来,正好砸在前排一位大叔的脑袋上,大叔直接面带怒色,十分生气地站起身来,说我怎么这么不小心,额头都被砸出一个小包,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
我一个劲的道歉,乖乖站在那里低着头,听着大叔的斥责。其实背包里除了在杭州买的两本书外,放的全都是衣服。怎么会这么快就砸出一个小包来呢?我在心里疑惑着,这大叔该不会看我一个女生,想要敲诈我吧!若大叔要求去医院检查,我该怎么办?当时全身上下只有800快钱,出门在外,最怕的就是遇上这种与人发生纠纷的事情,可我偏偏不幸撞上了。
大叔在火车开始启动时,才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我则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没事的,别怕。让他抱怨会儿消消气,就会没事的。”邻座一位青年男生,在我耳边轻声说着。
我抬头打量了下左手边这位雪中送炭的陌生人。他戴着眼镜,格子衬衫,正对着我微笑着,那笑容是如此的温暖。
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呀!我在心里暗自庆幸着。

“他不会就此罢休吧?”,害怕被前面的大叔听见,我在手机上打出这样一行字递给邻座的男生看。
“待会儿火车到站了,先让那位大叔下车,等他下车后,你最后一个下车。
然后我们开始交谈起来。得知他老家是河北,因不喜欢北方的气候,所以来到南方生活,目前在上海工作。此次火车上的偶遇也是他刚从南京出差回来。我与他恰恰相反,我出生在温暖的南方,长大成年后却多行走在荒凉的北方。此行去上海,只是旅游,想看东方明珠,见识传说中国际大都市的繁华。
我羡慕他出差,能免费去那么多的地方。他则苦笑着,出差,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疲惫不堪,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出去游玩。
他称我为驴友。相比驴友这个称呼,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为背包客,听起来带些浪漫情怀,让人向往。
被砸中脑袋的大叔不时的回头看看我,看的我心都起毛了,越来越肯定大叔不会就此轻易罢休。
“我们假装是一路同行的朋友,有个男生在你身边,那大叔应该不会怎么着吧!”用手机打字我们互相交流着。
“你这次出来旅行预算多少钱呢?”
“我秉承穷游的原则,住着最便宜的青年旅舍,能步行就坚决不坐车。”担心被砸脑袋的大叔不肯轻易放过我,因此在说段话的时候我陡然把声音分贝提高,好让他只知道我是非常穷的,实际上,我确实也是非常穷的。
“那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二。”我如实回答道。
“你看起来很小,还像个学生,我比你大多了。”
“哈哈,我看出来了。”我半开玩笑的调侃着。
他则尴尬的一笑。“你一个人出来,你男朋友不担心你吗?”
我幽默一笑:“我在和自由谈恋爱,那你呢?出差回来,没给女朋友准备什么礼物?我看你背包瘪瘪的,八成是没有准备的。”我假装随意地问着,心想你知道了我这么多信息,礼尚往来,我也好好了解一下你。”
“上海生活压力太大了,还是等自己奋斗好了,再看缘份吧!”
恰时车厢内播放起金莎的《星月神话》:“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你,在人海茫茫中静静地凝望你,陌生又熟悉。”
我脱口而出,这是我最喜欢听的歌。说完,就愣在那里了,因为发觉自己好像说错了话。我们对视了一眼,气氛一瞬间变得尴尬起来,连呼吸之间的所有空气都越来越稀薄。
窗外夜景中璀璨的灯火一闪即过,火车在轨道上飞快地向前行驶。我知道火车快要到站,想必他也清楚吧!我们谁也没再说话,默契地保持着沉默。他玩弄手机,我则看着窗外的夜景。
我在想,要不要留下彼此的联系的方式呢?若开口留下了手机号,微信,QQ, 我们只是火车上的旅客,只是有着短暂相同的目地的,等到了上海火车站,我们依旧要各奔东西,再也不会有交集。留着一个手机号,也不会联系的,更没有话要说,何必留在手机或空间占位置呢?可若不留下,世界那么大,我们偏偏在火车上遇见了,也是难得的缘分,况且还是这么投缘的。

我和他都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我们在自我介绍时都少说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们的名字。想必他此刻也是这样思考的吧!我们都不确定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希望在对方的一个举动,一句话中找到些蛛丝马迹。我希望他能先说“我能加你的QQ吗?”然后我毫不犹豫的说“好”。可终究我们谁也没有主动开口说出这句话,唯有沉默再沉默。
这列火车终于是要到站的,被砸脑袋大叔在起身离座时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后下车走了。中间的走道人们开始排队向出口处走动,我们谁也没动身,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
“走吧,到站了,该下车了。”身边的人站起来拿行李,顺便把我的背包也拿了下来。我接过自己的行李,在道出一声谢谢后,环顾了一下车厢,才发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上海火车站内,“你可以在火车站直接坐地铁去东方明珠,晚上那里的夜景非常漂亮。祝你上海旅行愉快,再见了。”在他对我说了这句话,并指给我去坐地铁的方向。我对他真诚地说了声谢谢。
我们互相微笑着道别,转身朝不同的方向走去。一丝苦笑袭来,终究是彼此的过客,留下联系方式,也是无言,不如不留,作为一种美好的记忆。实际上,我们也是这么做的。

那天我其实在原地并没有走远,只是假装一个转身的姿势,直至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上海火车站涌动的人潮中,才大步离开。
漫长的旅行岁月里,这样匆匆忙忙的遇见一个人,然后又匆匆忙忙的告别着,说明这些人都只是你生命旅途中的过客。终有一天,待到尘埃落定时,会有一个人陪我去浪迹天涯。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