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同桌的你 – 蓝芷山

无意间看到一句话:“那些很多年都没有在一起的人,不过是一个不甘心,一个不够爱。”而后,就想到了你。

 

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时候呢?

看着影集里我们幼儿园时的合照,却怎样也无法想起当初是如何相识。

你真正走进我的生活是在三年级的时候,你转学来我的班级,和我成为同桌。当时其实是不怎么喜欢你的。都说男生晚熟,可你在那时就像个小大人一样。你所知道的,所了解的,也比我这个自诩爱读书的人多得多。小小的自尊受到了伤害的我,总觉得你爱卖弄、装腔作势,对你怎么也喜欢不起来。那时的我,又如何会想到,多年后的现在,每次看到“同桌的你”四个字,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人就是你。

 

命运总是爱捉弄人的,越是不喜,便越要我无法摆脱。

后来学校开办了一个“红领巾电视台”,而我和你被选为了主持。不再是同桌的我们,仍旧要每周一起写稿、排练、主持。老师们对你喜爱有加,而我,依旧看不惯你的“装腔作势”。

六年级的时候,我们终于从电视台光荣退休。而你,却成了我的后座。前些日子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时,总会想起那段你拿钢笔戳我的后背、拽我马尾辫的时光。只是,你那些小动作和恶作剧,让彼时的我愈发不喜欢你。尤其是有一次课间,你随口哼唱着当时流行的《大风车》的片尾曲,唱到那句“我的心放在你那里”时,旁边的男生开玩笑问你:“放在谁那里?”你毫不犹豫地指向了我。那是我印象中你第一次对我表白,也是最后一次。当时整个世界似乎都静止了一瞬,而后全班哄堂大笑。我又羞又恼,无地自容,自此便讨厌起了你。是的,那时我以为自己是很讨厌你的。

 

初中的时候,我们升上了不同的学校。又过了一年,你转学去了别的城市。你慢慢淡出我的视线,我们有了不同的圈子。而我,居然有些想念你。

高一的时候,你回来了一次,我和许多同学一起匆匆跟你见了一面,吃了顿饭,留了你的电话。你走之后,我借来同学的手机给你发了短信,你显得很匆忙,说了几句之后就开始了晚自习。后来,高一,高二,高三,整个高中都过去了,我再也没有打通过你的电话。

我以为我们从此就分道扬镳,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了。

 

大学的时候,你突然找到了我。

时光似乎从未走过那断开的几年,我们调侃着,互损着。我在迷茫的时候找你求助,在烦躁的时候冲你大吼,在难过的时候不分时间打给你……你容忍着我的无理取闹,在我失败的时候给我鼓励,在我迷茫的时候给我引导,在我骄傲的时候泼我冷水,你毒舌而又温和,犀利而又委婉。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是的,和以前一样。我记得你的装腔作势,记得你的恶作剧,记得你给我的难堪,却唯独忘记了你的好。一切又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你跟我讲你喜欢的姑娘,我有一点点不甘心,有一点点失落,可还是打心眼儿里希望她也会喜欢你,希望你们会在一起。

我向你抱怨过你销声匿迹的那几年。你说学校管得太严,你说白天不能用手机,你说你从来不回陌生的号码,你说你高考失败锁起了手机谁的电话也不接……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我问过自己,是不是喜欢你,是不是想和你在一起?但仔细想想,你很重要,可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直到遇见我现在的男友,我才明白,对你,终究还是少了那种心动的感觉。你又何尝不是一样呢?时隔多年,那些年少的悸动还会剩下多少?

 

也许有人会矫情地说,很多人是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才以朋友的名义爱着。

可我想,不能在一起的理由从来都只有一个,不够爱。只是因为不够爱,所以才只是朋友而已。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