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熟悉的陌生人 – 沫籽攸

 

给11E号的你:

 

今天我坐在候机大厅,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但一转眼就不见了。我在心里笑自己又多想。

后来随着人流过安检、登机,我拉着小行李箱找到自己的位置。你坐在我的隔壁,喝着水,视线与我相撞。这个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我耸耸肩,没有在意,踮着脚放好行李,坐了下来。

飞机缓缓起飞,穿越云层时我随冲力靠向椅背,一瞬间想起那个埋藏在心头久远的场景。原来,有那么一天,久到我自己开始淡忘,想起时却很怀念,多少有些惋惜。

 

嘿,11E号,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我喜欢的那个人也是跟你类似的场景。

他跟我初中同校不同班,是隔壁班的数学科代表。后桌的女同学常常提起他,说他把天台的门不小心顺手拉上,结果把好基友关了进去出不来,最后只好请来看管的阿伯,导致男生集体被骂了一顿;他们班班主任对他又爱又恨,因为他总是上课睡觉,却一直保持着年级第一……听着听着便留意上了,但一直未见其人。

记得有一次,我下午很早来到教室。我坐在第一组的第一排,单手托腮望着门外走廊的风景。有一男生从楼梯口走来,经过门口时刚好望向我这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我们两人视线相遇。顿时,内心猛地“咯噔”了一下,我惊慌地低头,假装在看书。之后,后桌兴冲冲跑进教室。“我今天从另一边的楼梯上来,迎面就看到“芋头”(他的绰号)对我笑呢!真帅,可惜我怎么就不是他们班的!快看,他就站在后门那里!”

我转头一看,那人倚靠在我们班的后门上,用胳膊圈着班长,两人玩闹着。

我这才知道,他就是隔壁班鼎鼎有名的数学科代表。

我跟他仅有的一次近距离接触是在初三的摸底考。他坐在我的前面,化学科考前突然回过头问我,能不能在考试结束前半小时提醒他时间。那时考室没有时钟,且他忘了戴手表。

我受宠若惊,尽管很担心会被老师当做作弊,却还是答应他了。到了时间,我很小心地踢了踢他的椅子。考完后,他笑着对我说合作愉快,令我哭笑不得。

高中之后,因为不再同校,我便不能经常看见他了。虽说学校相邻,可茫茫人海中,熟人尚且难以相遇,何况是没有交集的两个人。

到底上天还是眷顾我的。一次,经常上学的小路施工,我只能无奈绕远路。一个人慢慢悠悠地骑着自行车回家,享受着秋日的晚霞和微风,还有落叶的凋零之美。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他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喜悦涌上心头,我沿着他的路线跟去,这才发现他跟我住得并不远。此后,那条路成为我上学、回家的必经之路,虽说那之后很少能碰见他。

在高三的最后一天,班主任交代完考场注意事项,就放我们回家了。在昏黄的路灯下,我又骑车经过那段路,前方有个熟悉的人影,内心似有千万人小人在欢呼雀跃。离近了看,果然是他,他正边走边跟同行的人说着什么,修长的手指在空气中比划着。我放慢车速,缓缓地经过他的身边,刚好灯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像是镀上一层温柔的金光。我偷偷瞟了他一下,记下了他意气风发的笑容。

从回忆中醒来,我猛地坐起身,望着闭目休息的你,一脸惊讶。那个模糊的脸庞再次清晰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既熟悉又陌生。

嗯,11E号,你知道吗?我说的那个人就是你,我曾喜欢你。

认出你就是他后,我开始局促不安,和我相反,你睡得安稳。这一切,依旧让我觉得不真实,就像曾经的梦境,似转眼间便梦醒只是幻影……好久不见,11E号。那些场景你是否还记得?那些都是我听说的、见过的与你有关的,而你也不知道的。

在飞机降落时,你坐起身,对着空气轻声说:“终于回来了。”

声音低沉,带着深深的感叹,其中夹杂丝丝欢愉,这都跟印象中的声音慢慢地重合。

你准备拿行李,我叫住你,这时瞥见你戴在手上的戒指,耀眼夺目。我顿住,微微低头,用刘海遮住眼中的黯然。话到嘴边,只能咽下,转而请你帮我拿行李,你欣然地答应。

我追逐着你出站,却很快不见你的踪影。就这样吧,我对自己说。明明已经不想,只是当年少时喜欢的人再次出现,内心依旧有所期待……

刚刚转身要走,迎面看到一穿着白裙的秀丽女子奔向你,接着便埋首在你的怀里,你笑着抱着她,安慰着。眼睛有些酸涩,我吸了吸鼻子,拉着行李箱往前走。与你们擦身而过时,那道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还哭鼻子啊。乖,不哭,我这次再也不走了。”我淡淡地笑了。

 

不是每段暗恋都能开花结果,但爱过总比爱错的好,也许我还可以庆幸,少女时代喜欢过的少年并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变得不堪,亦如初见。

现在你很好,我也很好,这便足够了,祝你我幸福。

再见了,11E号。

 

你隔壁的11F号

2015年5月17日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