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A,B以及C – 浅

 

很多年前,我讨厌B,朋友A问我,你是不是会因为讨厌一个人而讨厌这个人的朋友?我说是。
多年前,我喜欢C,朋友C问我,你是不是只想让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一个男生?我说是。
年前,朋友D问我,你是不是很讨厌吃苦瓜炒蛋?我说是。
结果是他们真的像觉得我讨厌吃苦瓜一样觉得我真的讨厌吃苦瓜炒蛋,然后他们就真的像苦瓜炒蛋一样再没出现过。
非理性问题本不应该有理性的答案,给予理性答案的原因往往是因为疲于解释,疲于解释的原因往往是因为“其实”,“其实”往往是一个让说话着本体觉得充满了欺骗的词,所以你的问题只会得到一个言不由衷的答案。

—From 浅 2014.2.16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