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哭泣的时候 – 水无痕

从小到大流过无数的眼泪,或饱含感动、或思念至深、或愤怒委屈、或悔恨自责。总觉得爱哭特质是不善言辞这类人的专属,因为不善言辞又不热衷倾诉,所以表达情绪的方式只剩下自我宣泄。要么流汗,要么流泪。
儿时因为父母的教育方式让我很难和他们正常沟通,太多次的对立让弱小的我只能以哭泣当场宣泄,而父母的回应经常是呵斥“不准哭”。
后来慢慢懂得,这些因哭泣带来的眼泪大多来自于内心的恐惧和对这个世界产生的源源不断的负能量,仅由此衍生的想象就足够让一个人崩溃。
那如何能做到无惧无畏呢?
如果因感动而哭泣,就切除掉自己与生俱来的同情心【同情心就是指对某事(如另一人的感情)的觉察与同情感】;如果因思念而流泪,就自始至终远离可能产生思念的一切对象;如果是愤怒和委屈,就对其肆无忌惮地给予反击然后掐掉内心的天使绝不以道德标尺来自责;如果是悔恨,就把人生的每一个选择都交给硬币,一旦发觉选错,就毁了这枚始作俑者,反正全都是它的责任。
似乎这样就可以不再哭泣了吧?
然后呢?变得冷漠麻木孤独暴戾无担当,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宁愿自己还是那个有血有肉、会怯弱软弱、能冷暖自知、可温柔以待这个世界的人,拿着自己的标尺合格自己的人生,可以大哭也可以大笑。
谁说哭泣就一定代表负面呢,只是他人永远不会理解你的泪点罢了。

—From 水无痕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