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花火 – 暮野

联袂中学夏日活动的最后一场是烟花汇演。
领完毕业证书的学生们都在忙着找人拍照,不管是闺蜜照还是想和喜欢的人合照都有了理由。平日很安静的升旗广场在午后的此时无比喧嚣。
而广场附近的亭子里,“我打算在看烟花的时候告白,毕竟都喜欢他那么久了怎么也得让他知道啊!”说话的杨易拍了下身旁的好友,“倒是多和你啊,林衍对你究竟是什么态度你自己清楚吗?”多和将目光从手里的毕业证书移向正前方,摇头。

 

杨易沿着多和的视线看去,校服领带系的松松垮垮的男生正被一群女生包围着,面对着各处的手机镜头微笑。“烟花汇演不是自由活动的嘛,找个没有别人的地方,就你和林衍两人独处,把想说的该说的都说了!”说完,立刻起身拉着多和,“你不是还没和他拍照呢嘛,走,一起去。”
一把拨开人群,杨易将多和带到男生面前,“林衍,你别忘了还有多和呢。”男生没有料想,摸了摸后脑勺然后伸手搂过女生。多和被他这一动作弄得有些失神,胸口抵着他的右肩。
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他,像是有星星在里面的瞳仁微微地闪着光,右半边的侧脸像是漫画的笔触画出来似的。
多和看着他,完全忘记了拍照这回事。直到举着数码相机的男同学喊声“ok”这才轻推开林衍,想逃走。
转身后,听见林衍的轻笑:“刘海,乱了。”不等多和自己行动,男生上前一步抬手将女生被风吹离额头的刘海拨回一侧。垂眼去看多和,女生原本白皙的面颊一片绯红,眼睛因慌乱而一直乱转始终无法对焦。
“恭喜毕业!”林衍留下这么一句然后挥手走开。
看着他越走越远,多和感觉有些窒息。如果就这样让他走了,如果他就这样走了——
“林衍!”身边的人都在看向她,很远的前方男生也停下来半转过身。
多和顾不上害羞,开始跑向前。在距离男生不到半尺的地方,女生一股脑地将心中的话倾吐:“我知道这样说可能很过分,但是还是想传达给你。烟花汇演,可以在学校后墙和我一起看吗?”
男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转而心头一阵窃喜,音调升了八度,“可以。”

 

多和来到实验楼前,她最喜欢楼前的一片小竹林,在有风的时候竹叶悉悉索索仿佛是特殊的乐曲。坐在瓷砖上,多和要整理情绪,刚才鼓起的勇气早在跑路的过程中消失殆尽。
她喜欢林衍两年了。
高二分科后的第一次月考,因为文理不同所以考场的分布不再像高一时那样集中,下午第一场的考试,多和一个人前往实验楼。每个人都带着凳子堵在实验楼狭窄的楼梯前,比平时更耗费时间。多和没有挤进去,稍微站的远等人疏散些再上去。无意识地环顾四周,发现小竹林对面的瓷砖上好像有谁躺在那里。
她就静静地看着,直到那人起身捡起铺在瓷砖上的运动服外套走上通往教学楼的长廊。从多和的视角只能看到男生的半边脸,不能够用“帅气”来形容,而是带着亲和的飒爽。

作为语文课代表的多和有次去办公室再次看见了他。他站在语文老师的办公桌前整理作业本。多和上前问今天的作业内容,女老师想了想,看向男生,
“林衍你班课时16做完了吗?”
“做完了,我们班今晚可以做阅读和文言专项训练。”男生抬头,用无比清亮的嗓音回答。
多和顺势看他,一下就明白了,他是老师教的理科班的课代表。女老师点点头,回复多和,“多和你就布置课时15和16吧。”
女生点头,不经意间瞥见男生递过来的眼神便急忙躲开。“诶,你姓多啊?”林衍停下手里的动作,饶有兴味地看着多和。哪知,女生并没有解释,反倒是女老师在一旁笑起来,“多和,你看看这是第几个问你这个问题的。”
多和捂脸,“我叫陈多和。但是大家都觉得读起来拗口,所以就‘多和’‘多和’地叫起来了。”
男生点点头,带着满眼的笑意。“确实‘多和’听起来更简洁明快!”

 

从那时开始,一切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多和会在跑操结束后去办公室交作业,因为林衍也会在那,晚上会早一点询问作业,然后去林衍的班里“顺便”告诉他。周日下午是多和最喜欢的时间,因为她和林衍要一起在办公室批改周练。
和林衍相处的每时每刻对多和来说都无比紧张,不敢说不加思考的话,不敢做多余的动作,在每每不经意对视的时候立刻躲开。
说给杨易的时候,才知道这叫喜欢。

很快,夕阳在水平线上渐渐消失,将最后一丝余晖洒在了学校后墙空旷的草地上。多和倚在两堵墙的缝隙处,因为要说的话而焦虑。
手表的时针指向了七的位置,烟花要开始了。
可是林衍还没来。
“砰砰砰——”接连不断的声响传来,多和抬头,花火一簇接着一簇,脱离作用力到达顶端的瞬间,向外无限地扩张,呈现出爱心、花朵的形状。她静静地看着,烟花的绚烂、鸣响与内心的空白、凄凉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想流泪,却不想哭。

“多和”喧嚣的声响中似乎有人喊她的名字,多和又听见好几声这才回过头,林衍在不远处气喘吁吁地手扶膝半蹲着。“对不起多和,我来迟了。”
多和背向他偏头,很快地拭去了泪水然后去往他身边。“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要是你没来我想我是该去找你。”林衍直起身,在烟花的反照下,女生可爱的笑脸上还残留着隐隐的泪痕,不由地心头一紧,拥住了女生。
多和默默地听着烟花的爆破和心跳的此起彼伏,双手环住林衍的肩膀,贴近他的耳朵,“呐,林衍。我喜欢你。”

 

阳光透过窗户,从窗帘的缝隙处洒进逐渐变亮的房间。多和醒了过来,摸起桌柜上的手机,自那以后已经过去五年了啊。
而高中最后的一场烟火,多和是与杨易一起看的。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