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没有太多可能 – 岛茂

如果生活是一次血腥味儿十足的实验

我希望我和阿树

我俩儿是装着硫酸的瓶瓶罐罐

遇到那些面不善又叽歪的大坏蛋

就跳起来,泼他个面目全非

那场面,实施起来,该有多好啊

1.

那天起了个大早,去上班。七点五十。站在第三个台阶上,等她撑开伞。是个很小的伞。

但是我赌它超安全。

跳进她撑开的伞里。走在沉默的,她的身旁。

我赌她的身旁,是这个世界上香味儿最浓的地方。

我赌没有人知道我的嗅觉多灵敏!

我赌的东西多了去了。

小时候赌自己门门成绩得满分,长大了赌自己会风调雨顺。

所有的事情,若以“赌”的名义进行,我就觉得特有意思。

我也愿意去冒险。

妈妈,可能,您还不知道,我此生最大的冒险,就是喜欢了一个,在你看来,我不可以喜欢的人。

 

2.

我突然有点儿害怕。

我害怕的东西多了去了。

最害怕的是,每一次早上一起床,揭开窗帘一角,外面已然淅淅沥沥着,一场暧昧不明的雨。

那雨,把树木还有楼房街道什么的,冲刷得连个狗毛儿都不剩。

那样子太陌生了。

我不要陌生。

妈妈,我不要你在知道了我和大多数孩子在爱情上的选择不一样之后,和世界一同站在反方,对我陌生。

 

3.

妈妈,写到这里,突然好想吃一口你煮的面啊。

我想每一次难过的时候,都可以吃上一口你煮的面。

我觉得我只要吃一口你煮的面,就可以元气满满。我觉得是这样的。

虽然,每一碗你煮的面,它们可能偏咸,它们也可能味淡。

但它们都是诚实的。诚实地说着,你有多爱我。
4.

妈妈,我好喜欢这座城市。我喜欢待在这里,咀嚼这里的食物。

我喜欢这里十点以后的街道,喜欢这里红白两色的栏杆,喜欢这里人群熙攘的广场,喜欢广场上或是准备扑飞,或是两颊通红,扭臀摆胯向我走来的胖鸽子。

我喜欢和他们,偶尔沉默相对,偶尔生些是非。

妈妈,我好喜欢这座城市。它脏着,晃荡着,饱经风霜。

而我最喜欢的,还是她。她温软的肩膀,长茧的指腹,廓形超赞的脊背,以及每一个使了很大劲儿,也不会箍疼我的拥抱。

所以,在你喊我做一道“毕业=回家”的选择题时,我可能填了错的选项。

但是,我不撤退。
5.

妈妈,那天,我起了个大早,去上班。七点五十。站在第三个台阶上,等她撑开伞。是个很小的伞。

群聚在我眼前的,是好几栋被雨雾润湿,变得暧昧模糊的楼房。那都是些,很高的楼房,在她的用词习惯里,它们正在“矗立”。

我觉得它们特像,冷冻一切的冰箱。我对它们没有兴趣。

我对其他的事情产生抑郁,并且怀有敌意,唯独对她,信心满满。

 

6.

妈妈。我一想到,要是有一天,我告诉你这些,你会不再理我,我就绝望得像一头小兽。

我甚至绝望得,好想和她大吵一架啊。

然后互揪头发,然后竖中指,然后在大街上,熟若无人的放声大哭,震得心脏抖三抖。

如果有行人步履停滞,提溜着一串香蕉,一直盯着我俩儿围观,就好似他们正站在猴子假山旁,我就随便抡起个什么,砸过去,

“看什么看!没见过两只高贵冷艳的哺乳动物激情撕逼啊!”可能还会这样不讲礼貌地泼骂。

从小被您教育了的“谨言慎行”,如今变成了:“如果有谁放狗屁我就偏激地回击”。

 

7.

妈妈,对不起。

我努力了很久,没能变成你期望的那种小孩儿。

我喜欢了一个在您看来,我不可以喜欢的女生。我们开店搞设计,还搞在了一起。

可是,妈妈,我和阿树,我们那么热爱彼此,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会让我俩分离。

我仍相信,这个世界,它有足够的善意,可以去接纳和包容更多。

 

8.

妈妈,眼看着六月份一结束,我就要毕业了。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但是,不管去哪里,我都想要带着她一起去。

这个决定不算私奔,它的分量很重,却让我的生活我的未来,有了更多的可能。

而且,妈妈,您知道的,我一直都胆很怯,走个夜路都会害怕。

但我真的,超爱她。

云上文艺 &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