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我而去 – 筱竹若叶

在微信上询问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J的现状,对方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末了,抱歉地表示自己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就匆匆忙忙的下了线。

我望着自己打出来的一行字,呆了一会儿,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

究竟是距离缩短了友情的寿命?还是因为对方是真的忙,忙到挤不出时间来跟过去的朋友相互联系?此刻我混沌的大脑回忆起我和J初次相识的情景来。

我和J君的友谊开始于小学时代,当时我们是一个班的同学,我经常主动去找她玩。一来二去的,两人便熟络了起来。这一段友谊维持了相当长时间,主要是因为她不嫌我粘人,我不烦她特立独行的性格。我们的相处模式很奇怪:一般的闺蜜都是两个人在说话,而我们两个人在一块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我在说话,她在听,偶尔我会问她,你有在认真听我说话吗?她就像被惊醒一样,回答道:“有啊,我一直都有在听啊。”于是我就继续说下去。

我相信我们的友谊不会结束,不是从我在小黑板里写下“狗也咬不开的朋友”开始的,不是从她为了赌气躲在我家里开始的,更不是从有了长达十年的友谊开始的,而是日积月累的相处中点点滴滴的互相温暖,是跟周围的朋友们都渐渐疏远以后,我和她的不离不弃。所以我曾经这样坚定地相信。

上了大学后,就不常见面了。偶尔的聊天也带着公式化的问候,再聊下去就没有话题了。为了维持感情,每次都是我第一个去找她,渐渐地,我们也疏于联系了。

不知道很久以后回想起这一切时,我会不会感到后悔呢?后悔我没能继续主动维系这段感情,还是依旧对发生的一切茫然无措?我得不到答案。

在初中时,班上的大姐大唆使全班的人针对一个短发女生,那个时候懦弱的我虽然不敢当面反驳她,只能表现的不以为意,私底下依然和短发女孩走得很近。于是,第二天上课时我发现自己的凳子莫名其妙的找不到,问身边的同学时都说没看到,看起来班上的女生在回避我们。不过,此举为我赢来了一位朋友。短发女生从此和我结伴,放学后载我回家,坐在她的自行车后座,两人放肆的笑声在风中飘散得很远,很远。后来还互相给对方写信,打气,从喜欢的诗词谈到彼此共同的梦想,相信流言只是暂时的,一切都会雨过天晴,当时的我们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只是,越是珍重的友谊越容易破碎。短发女孩看似友善的外表下,实则有着很重的心机。班上针对我俩的危机解除以后,她与我越走越远,尤其是在分了班以后,我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想找她出来,她在电话里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解释自己不能去的原因。到最后,QQ上的信息基本上都不回。见了面都不怎么打招呼了。偶尔听到同学提起她时,我下意识的想联系她,翻遍通讯录发现都没有找到她的名字。

上了高中后,认识了一个很温柔的女生。

两个人像普通的闺蜜一样,下了课会结伴去散步,平时会有讲不完的话来。她要强,成绩稍有一点不如意,就会趴在桌上痛哭。让我感动的是,虽然她家离我家很远,只要她得了空都会来我家,教我做甜品,点心之类的。我们嬉闹的笑声像放飞的燕子一样,回荡在记忆的那个夏季。我很开心,我庆幸我交到了一个很好的朋友,我相信我们的友谊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因为高考填志愿选学校,因为没有和她填在一个学校,意见出现了分歧。虽然我跟她解释过好几次,但是可能是因为上了大学的原因,大家有了各自的生活。我有几次主动找她,然而她的反应冷淡。到最后,双方几乎都不联系了。

慢慢地,我开始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从不甘心不明白到彻悟生而为人的孤独,人生就像一趟列车,有些人只是你生命里一个匆匆的过客,错过了就不再回来。然而,当我想起她们陪我看过最美的风景,就已足够。

 

云上文艺 &
      00:00/00:00